宏宇五洲:社保漏缴比例竟高达四成-ag捕鱼平台

宏宇五洲:社保漏缴比例竟高达四成

以一次性使用无菌输注类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销售以及其他诊断、护理等相关医疗用品的集成供应为主营业务的安徽宏宇五洲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宇五洲”),日前更新招股说明书,向创业板发起冲击。此次ipo,宏宇五洲拟募集资金3.27亿元,用于一次性输注穿刺类医疗器械技改及扩建项目、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记者发现,报告期内,宏宇五洲的营收、净利润增速放缓,且公司净利润主要靠“税费返还”及政府补助。此外,宏宇五洲存在大量的社保、公积金漏缴行为,在公司员工增长的情况下,2020年公司缴纳医疗、生育、失业、养老保险员工的总人数比2019年还低,漏缴比例超过40%,而且2018年、2019年公司员工公积金的缴纳比例低至5%左右。与此同时,宏宇五洲员工2018-2020年的平均薪酬仅为同样位于中部地区江西的a股同行三鑫医疗员工薪酬的一半左右。公司招股说明书中所称“不存在不缴或少缴员工公积金和社会保险等支出,增加公司净利润的情况”,可能要打个问号。

盈利主要靠“税费返还”支撑

成立于2011年的宏宇五洲,主营业务为一次性使用无菌输注类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销售以及其他诊断、护理等相关医疗用品的集成供应,主要通过“odm 集成供应”的模式满足国外医疗器械品牌商对医疗用品的一站式采购需求。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36亿元、4.87亿元、4.71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3378.83万元、5289.96万元、5674.44万元。公司营业收入在2020年出现了下滑,而且2020年公司的净利润的增速由2019年的56.53%下滑至7.27%,公司净利润增速出现了大滑坡。

作为一家外销企业,外销收入是宏宇五洲收入的主要来源,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宏宇五洲外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76%、98.95%和99.43%。宏宇五洲外销收入分别为43476.89万元、48172.85万元和46848.24万元,主要以美元结算。

而公司产品出口退税执行国家的出口产品“免、抵、退”政策,报告期内,公司主要出口产品分别享受17%、16%、13%的增值税出口退税率。

而公司子公司安徽宏宇五洲进出口有限公司作为贸易型企业,享受出口产品增值税出口退税政策,出口产品报告期内按购进时进项税额退税。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宏宇五洲收到的税费返还金额分别为5762.17万元、4557.69万元、5164.80万元,占当期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70.63%、86.16%、91.02%(见图一)。

图一:招股书有关现金流量表截图

除此以外,在报告期内,宏宇五洲还分别收到包括现代医疗和医药产业发展财政奖补资金、失业保险稳岗返还、外贸奖补资金、工业发展奖励等各类政府补助545.84万元、943.44万元及567.12万元,占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13.15%、14.71%及8.27%,占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6.15%、17.83%及9.99%。

从数据上来分析,报告期内,宏宇五洲收到的税金返还和政府补助的总金额一直高于公司的净利润,如果剔除出口退税及各类政府补助,宏宇五洲的业绩将大打折扣,2018-2020年公司的净利润粗略估算分别为-3229.18万元、-211.17万元、-57.48万元。这样的净利润数据不由让人为宏宇五洲的盈利能力捏一把冷汗。

甚至连宏宇五洲自己也不讳言:“外销业务受国家出口政策、进口国进口政策与经济状况、汇率以及国际市场需求变动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如果未来全球或区域性经济发生波动,发行人经营业绩将可能受到较大程度的影响,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存在下降风险。”

同样“如果政府补助在未来不能延续或发生变化,则可能对公司经营业绩和盈利产生不利影响。”

大量漏缴员工社保和公积金

在招股书中,宏宇五洲称,为符合条件的员工缴纳社保、住房公积金是公司的法定义务,然而从其披露的公司为员工缴纳基本养老、医疗、失业、生育、工伤等 “五险”的缴纳情况看,公司该“法定义务”的履行存在着很大的漏洞,公司员工社保缴纳存在着很大的缺口。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宏宇五洲的员工人数分别为878人、850人、939人,应缴纳五险的人数分别为832人、827人、898人。除了工伤保险应缴比例较高——2018-2020年分别有6人、1人和0人未缴纳以外,其余社保四险的缴纳比例明显偏低,2018-2019年工伤保险以外四险均漏缴的人数分别高达358人、299人。

更让人觉得蹊跷的是,招股书中,公司披露的2020年社保缴纳数据与2018年、2019年略有不同,公司仅仅披露了养老、失业、医疗、工伤这四险的缴纳情况,对于员工生育保险的缴纳情况却没有进行任何披露(见图二),不知是遗漏披露,还是当年度未为员工缴纳生育保险。

图二:证监会网站宏宇五洲最新招股书员工社保缴纳情况截图

而公司披露的2020年上述四险的缴纳情况显示,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分别有400名员工未缴纳、医疗保险有399名员工未缴纳,应缴未缴比例均超过44%,漏缴比例非常之高。而且,公司2020年应缴未缴的比例不但远远高于2019年的36.15%,也要高于2018年的43.03%的漏缴比例。

而同行业的可比上市公司中,康德莱其五险的缴纳比例为99%,还有三鑫医疗的养老、医疗缴纳比例为100%、其失业、生育保险的缴纳比例也达85%,而与宏宇五洲同一地域的玉禾田、华业香料、集友股份的社保缴纳比例也都远远高于宏宇五洲(见图三)。

图三:招股书有关当地企业社保公积金缴纳情况对比截图

招股书还显示,宏宇五洲员工的住房公积金同样存在大量漏缴的情况,且2018-2019年漏缴情况比社保更为严重。2018-2020年,公司员工总人数分别为878人、850人、939人,未缴纳人数分别为786人、780人、487人。应缴未缴比例分别为94.47%、94.32%和54.23%。公司住房公积金的缴存比例持续偏低,尤其是2018-2019年,缴存比例仅在5%左右(见图四)。

图四:招股书有关公积金缴纳情况截图

据宏宇五洲测算,2018-2020年,公司未为部分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的总金额分别为506.91万元、456.86万元和 174.531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2.21%、7.12%和2.54%。

为何不为员工足额缴纳基本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从招股书中给出的原因来看,除了未能给少数新入职的员工及时缴纳外,公司将漏缴的原因“甩锅”给了员工——绝大多数员工未缴纳的原因是自愿放弃。

《劳动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劳动者依法享有社会保险待遇,但劳动者享受的社会保险金必须按时足额支付。按照我国有关规定,用人单位和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并按时足额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不能根据职工或者用人单位意愿而免除,否则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实际上,新华社、中国新闻网、澎湃等曾报道,员工自愿起草或签订放弃社保的声明或协议等,不但违反法律规定,而且无效,并不能免除用人单位的缴纳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三十日内为其职工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申请办理社会保险登记。未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的,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其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

据相关律师分析认为,我国企业必须为其所有构成劳动关系的正式员工交社保,除非属于返聘、退休,以及劳务派遣等已在他处参保等情形。而如果签订的是劳务合同,企业本就可以不为其缴纳社保,不存在员工自愿放弃一说。

而根据1999年颁布实施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只要是存在劳动关系的在职职工,住房公积金缴存同样是国家强制企业缴纳的,除非是非城镇户口职工、退休返聘职工,或者入职不到30天的新职工。同时,签订劳务合同的,或者农村户口的,企业本就可以不为员工缴存,同样也不存在个人自愿放弃一说。

公司2020年未披露生育保险缴纳人数的原因是什么?报告期内,公司存在大量员工自愿放弃社保和公积金缴纳,公司未替他们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这是否违反国家相关法规?公司存在大量社保漏缴情况,是否存在相应的劳动纠纷风险?公司称为未缴纳公积金的员工提供了集体宿舍,按规定这是否可以成为豁免缴纳住房公积金的理由?报告期之前,公司未缴的社保和公积金涉及金额是多少?是否存在补缴风险?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记者就公司社保、公积金漏缴的相关问题致函并致电宏宇五洲,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回复。

另外,就公司员工工资水平明显低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以及公司招股书中未详细披露募投项目达产后的产能目标是否涉及披露不完整,本报还将继续关注。

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