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斯家居大客户商票出现部分延期兑付-ag捕鱼平台

​朗斯家居大客户商票出现部分延期兑付

主业与房企捆绑较深,成为持续稳健经营“双刃剑”的中山朗斯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斯家居”),在应收款项上或许已能有所感受。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注意到,应收款项金额高企的朗斯家居,除了其中应收账款主要来自房企等大宗业务工程客户,应收票据更是绝大部分都来自一家房企大客户,并且该大客户部分应收票据已经出现延期。另外,公司还有房企客户应收票据出现拒付。

应收账款大户起步金额

三年翻四倍

主营产品为淋浴房、浴室柜等定制卫浴产品,主要客户为房企等大宗业务客户的朗斯家居,2018-2020年营收虽逐年增长,但应收款项金额的增速更猛。2020年,朗斯家居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及应收票据合计账面价值(即计提坏账准备之后。本文梳理的朗斯家居以下各类应收款项,除特别标明外均为账面价值)较2018年几乎翻倍,高达41965.12万元,已相当于公司同期营收的55.62%。而在2018年,公司应收款项金额合计占营收比例还是41.07%,两年下来提升了14.55个百分点。

翻阅招股书可以看到朗斯家居报告期内各期末的应收款项具体构成,应收账款方面,2020年为25955.19万元,2019年为23933.33万元,2018年为13401.77万元。应收票据方面,2018-2020年分别为8519.01万元、12033.54万元、12957.64万元。合同资产方面,2020年为3052.28万元。

招股书同时显示,在2020年朗斯家居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合同资产三项的坏账准备合计高达3789.35万元(见图一、图二),相当于同期净资产的13.47%。从金额看,是2017年坏账准备合计1176.53万元(见图三、图四)的三倍以上。

图一:朗斯家居招股书中2020年应收账款和合同资产坏账准备截图

图二:朗斯家居招股书中2020年应收票据坏账准备截图

图三:朗斯家居招股书中2018年应收账款和合同资产坏账准备截图

图四:朗斯家居招股书中2018年应收票据坏账准备截图

朗斯家居招股书中披露了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前五大客户,2020年保利集团欠公司账款最多,超过3100万元,恒大集团、时代中国、万科地产、融创中国等四家房企则分别欠公司1100万元至2300万元区间,它们合计欠公司账款超过9500万元。2019年,恒大集团欠公司账款最多,超过7000万元,保利集团、时代中国、万科地产、绿地控股等分别欠公司610万元至2300万元区间,五个客户合计欠公司接近1.16亿元。2018年,还是恒大集团欠公司账款最多,超过5500万元,保利集团、中国建筑、卓越集团、葛洲坝等四家分别欠公司250万元至1500万元区间,五个客户合计欠公司账款接近7900万元。

就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前五大客户来看,单个房企欠朗斯家居货款金额总体在增加,2018年只有两家客户欠款超过1000万元,而2020年时客户最低欠款金额也超过1100万元。不过,公司对恒大集团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在2019年较大增长后,2020年同比大幅减少一半以上。

从朗斯家居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前五大客户金额占比来看,从2018年50%以上,下降到2020年33%左右,意味着对少数大型房企的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金额减少了,但是也可能意味着公司需要向更多中小客户回收应收账款或合同资产,回款难度与耗费精力或许并未减少多少,回款风险也并非意味着降低。

此外,从朗斯家居坏账准备占账面余额比例来看,恒大集团坏账准备计提似乎与其他大客户有所不同。

例如公司招股书显示,公司对保利集团2020年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账面余额3561.54万元,坏账准备413.77万元,对恒大集团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账面余额相当于保利集团的七成,但坏账准备金额却只有后者两成;对融创中国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账面余额只有恒大集团一半左右,但坏账准备接近恒大集团的八成。

再如2019年,公司对恒大集团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账面余额相当于保利集团三倍左右,但坏账准备只比保利集团的225.76万元多出85万元不到。再看2018年,对恒大集团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账面余额相当于保利集团三倍以上,但坏账准备只比保利集团的134.19万元多46万元不到。

招股书中,朗斯家居在按组合计提坏账准备情况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比较情况中介绍,公司一年以内账龄计提坏账准备比例3%,1-2年10%,2-3年30%,3-4年50%,4-5年80%,5年以上100%,计提比例与惠达卫浴相同,低于金牌橱柜、顶固集创,与江山欧派基本相当,两年以内计提比例高于皮阿诺而中长期整体低于后者。

因此,从坏账准备占账面余额比例来看,恒大集团坏账准备计提低于其他大客户,是因为账龄更短,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如计提政策不统一而造成,值得关注。

大客户部分应收票据延期兑付

相对而言,朗斯家居应收票据更需关注。

招股书中,朗斯家居还披露了报告期内各期末的应收票据与应收款项融资前五大客户,从合计金额看,2018年为8484.55万元,2019年为11744.21万元,2020年为12444.50万元。由于公司只在2019年、2020年分别存在227.48万元、15.00万元的应收款项融资,因此朗斯家居上述金额基本可以等同于应收票据金额。

值得注意的是,朗斯家居2018-2020年应收票据分别为8519.01万元、12033.54万元、12957.64万元,对比公司招股书报告期内应收票据与应收款项融资前五大客户合计账面价值,可以发现,朗斯家居应收票据前五大客户欠款基本上与公司全部应收票据金额接近。另外,招股书显示公司报告期内的应收票据基本或全部为商业承兑汇票(以下简称“商票”)。

其中,来自恒大集团的应收票据成为朗斯家居应收票据的绝对大头。计提坏账准备之后,2018-2020年各期末,朗斯家居对恒大集团应收票据分别为8231.17万元、10926.43万元和11310.05万元,分别占公司同期应收票据的96.62%、90.80%和87.28%。

即便朗斯家居表示随着公司对大宗业务的持续拓展,恒大集团业务规模占大宗业务比例有所下降,公司对恒大集团应收票据余额占比相应亦逐年下降,但是,恒大集团仍然“承包”了朗斯家居绝大部分的应收票据。

今年以来,恒大曝出商票兑付问题,包括商票逾期消息一度频现。

例如8月2日晚间,a股公司利欧股份发布公告,称因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如期支付广告费,利欧股份全资子公司向相关法院提请诉讼及财产保全。

根据利欧股份公告,恒大已经有高额商票逾期,且对逾期商票无确定付款时间。子公司与恒大地产签署多份广告发布合同,恒大地产以商票方式支付广告费,商票总金额为2.68亿元。至2021年6月3日,恒大地产对到期日为2021年5月19日的三张商票未能付款,金额为5356.37万元,另有17份商票即将到期。利欧股份公告还显示,子公司多次要求恒大地产对到期的商票付款,但均未能付款,亦未确定付款时间,且子公司了解到恒大地产有较多到期商票均未能付款,履约能力较差。利欧股份因此请求依法判令恒大支付广告费及逾期违约金合计3.56亿元。

最近的9月6日晚间,a股涂料公司三棵树的一份公告披露,截至8月31日,自家所持中国恒大及旗下公司3.36亿元商票发生逾期,其中尚未兑付的金额1.02亿元,除1521.21万元以现金兑付外,剩余部分票据对方以价值2.20亿元房产兑付。

这意味着,持有恒大商票的相关供应商,其所持有恒大商票能否按时、足额兑付,也将受到高度关注。

实际上,朗斯家居所持恒大集团商票今年出现了部分延期兑付。朗斯家居招股书显示:“2021年5月,公司与恒大集团协商一致签署《商业承兑汇票延期兑付协议》,同意将1195.42万元应收票据展期3个月,并由恒大集团承担每月1%的利息补偿。”

不过,朗斯家居称其对恒大集团商票兑付正常,“除上述延期兑付的应收票据外,恒大集团到期应收票据均已完成兑付。恒大集团作为知名地产企业,资金实力较强,公司与恒大集团合作稳定。公司将密切关注恒大集团资信状况及后续到期应收票据的兑付情况。除上述情况外,报告期期后,公司到期应收票据均已完成兑付。”

朗斯家居在招股书中同时提示:“如果恒大集团由于国家产业政策、地产行业融资政策、经营战略变化、合作变化、突发事件等导致其未来财务状况或资信情况出现不良情形,或基于其市场优势地位大幅延长对公司的实际回款期限,将导致公司存在应收票据到期无法正常兑付的风险。”

此外,朗斯家居的房企客户华夏幸福出现了商票违约,所幸金额不高。招股书显示,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取得的华夏幸福所开具承兑汇票于报告期期后已到期但拒付的应收票据金额为49.06万元,基于谨慎性原则已对华夏幸福应收票据按100%单项计提坏账准备,影响金额为119.96万元。

一系列疑问也萦绕持有恒大商票的朗斯家居:公司所持的恒大集团延期的商票在展期3个月后能否按时、足额兑付?公司2020年底持有1.2亿元账面余额的恒大集团商票,既然在招股书中已提示恒大集团商票兑付风险,为何对于所持恒大商票具体情况,包括多少份、何时到期等相关信息未进行相应披露?公司认为这是否会影响公司招股书信披完整性,以及会否影响投资者等外界对公司质地或风险的判断?公司截至2020年底所持有的恒大集团账面余额1.2亿元商票具体有多少份?分别何时到期?今年5月商议展期的恒大商票,是否属于2020年底应收票据?招股书中所称除延期兑付的应收票据外,恒大集团到期应收票据均已完成兑付,是否指公司2020年所持恒大商票已全部足额兑付?今年公司所持恒大集团商票情况又是怎样,具体有多少份,分别何时到期?公司在化解或降低未来可能出现的恒大集团商票兑付风险上,有怎样的措施,如果全额计提,对业绩可能会有怎样的影响?

对恒大集团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以及商票等疑问,朗斯家居此前也通过电邮回复表示,“公司关于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政策具体请参见招股说明书第十节财务会计信息之‘六、主要会计政策和会计估计’之‘(五)金融工具’相关内容。2018年,公司账龄分析法确定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是基于对应收账款可回收性的会计估计,公司坏账准备计提政策符合行业惯例及公司客户特点,具有合理性。公司自2019年1月1日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2019年、2020年,公司对于以组合为基础计量预期信用损失的应收账款,以客户类型为依据划分组合,参照历史信用损失经验,并根据前瞻性估计予以调整,编制应收账款账龄与违约损失率对照表,据此确定应计提的坏账准备。”

“公司的坏账准备计提政策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坏账准备计提政策具备可比性,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政策遵循统一原则,不存在区别对待。”朗斯家居还表示,“公司应收票据与应收款项融资账面余额主要为大宗业务工程客户的商业承兑汇票。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款项融资前五大客户金额占应收票据及应收款项融资余额的比例分别为99.59%、95.86%和95.16%,其中恒大集团占比分别为96.64%、89.32%和86.61%。”

朗斯家居表示:“2021年5月,公司与恒大集团协商一致签署《商业承兑汇票延期兑付协议》,同意将1195.42万元应收票据展期3个月,并由恒大集团承担每月1%的利息补偿。截至2020年末,除上述延期兑付的应收票据外,恒大集团到期应收票据均已完成兑付。”同时,“公司已在招股说明书重大事项提示之‘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及应收票据余额较高和不能及时回款的风险’中对恒大集团应收票据有关风险进行重大风险提示。此外,公司将密切关注恒大集团资信状况及后续到期应收票据的兑付情况,并按照中国证监会的相关要求进行披露。” 记者 陈刚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