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峰饮料: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竟有零社保-ag捕鱼平台

冰峰饮料: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竟有零社保

近日,发布招股说明书的老牌饮料公司西安冰峰饮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冰峰饮料”),拟登陆深交所主板,欲募集资金6.69亿元,投入玻璃瓶生产线改扩建、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建设、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等项目。

除了本报此前曾报道公司的第一大广告商是冰峰饮料的关联方,此次募集资金中超六成资金拟投入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建设,其中三年拟用募资投入推广费用1.81亿元,为报告期公司广宣费用支出7倍以上;公司还存在披露的2018年第四大原材料供应商早在2017年已更名的情况,令人对公司信披严谨性产生质疑等问题外,《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还发现,冰峰饮料报告期内的两家重要原材料供应商出现零社保,公司的多家委外供应商被行政处罚,其中不乏违反食品安全法规的情形。

重要原材料供应商出现零社保

对于一家食品加工企业来说,采购原材料的品质,是企业产品竞争力的重要保证。

冰峰饮料主要耗用的原材料包括易拉罐体、白砂糖、易拉罐盖、乌梅和纸箱等。其在招股说明书表示:“为确保产品优势,公司注重采购原产地、高品质原材料,使用高成本碳化糖,保障产品品质及口感。公司践行原材料产区实地挑选真材实料,确保了‘冰峰’系列饮料长期以来稳定的品质。”

根据招股书,冰峰饮料在报告期内,原材料的供应商没有出现较大的变化,陕西嘉星化工有限公司在报告期内一直是冰峰饮料最重要的原材料供应商之一,其向公司供应甜味剂、香精、氢氧化钠等,2018-2020年间,该企业分别为冰峰饮料第五大、第四大和第三大原材料供应商,冰峰饮料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590.52万元、654.29万元、657.53万元。占公司采购总购的比例分别为4.32%、4.53%、4.49%。对冰峰饮料来说,最近三年,其向陕西嘉星化工有限公司的采购金额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准,且在报告期内还略有小幅增长(见图一)。

图一 冰峰饮料原材料供应商招股书截图

然而企查查显示,成立于2006年9月的陕西嘉星化工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万元,根据该企业向当地市监机构提交的企业年报中社保信息数据:2018-2020年,该企业的职工基本养老、医疗、生育、失业和工伤保险的缴纳人数皆为0(见图二)。

图二:陕西嘉星化工有限公司2020年社保截图(企查查)

无独有偶,冰峰饮料2018-2019年第三大、2020年第五大原材料供应商西安御草药业有限公司,为冰峰饮料供应乌梅、山楂等原材料,2018-2020年,公司分别向其采购746.70万元、705.69万元、591.41万元,占当年度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47%、4.89%、4.04%。

通过企查查查询的该企业2018-2020年年报显示,2018年社保缴纳人数为零,2019-2020年社保缴纳人数为3人(见图三)。

图三:西安御草药业有限公司2018年社保截图(企查查)

冰峰饮料报告期内,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中的两家,一家公司向其年采购金额在600万元左右,一家公司近三年向其最高年采购金额逼近750万元,然而这两家重要原材料供应商皆出现零社保的情况,这不禁让人疑惑:冰峰饮料挑选供应商的门槛标准是什么?公司又是如何考察主要原材料供应商资质的?冰峰饮料对于上述两家原材料供应商零社保的情况是否知晓?上述两家出现零社保的原材料供应商,其注册资本、员工人数、经营规模与冰峰饮料向其年采购金额是否匹配?选用零社保企业作为公司的大供应商,冰峰饮料又将如何保证原材料供应的品质及价格的稳定?

委外生产商屡遭行政处罚

根据招股书,冰峰饮料主要采取“以销定产”,实行自产与委外相结合的生产模式,其中,玻璃瓶装产品由公司自产,罐装产品则采取委外生产。

招股书显示,冰峰饮料2018-2020年的罐装橙味汽水的实际销量分别为9860.15万罐、10516.42万罐、11723.04万罐、罐装酸梅汤的销量分别为1560.96万罐、1609.37万罐、1487.82万罐,而且2018-2020年,冰峰饮料罐装橙味汽水和罐装酸梅汤占主营业务的占比分别为64.87%、65.88%、64.14%(见图四),数据可见,委外生产的产品在冰峰饮料的营收中的占比较大。

图四:冰峰饮料营收构成招股书截图

对于委外生产产品的控制,冰峰饮料表示:“公司委外生产用主要原材料由公司采购发往委外厂商,公司驻厂代表与委外厂商按照公司标准进行检测、验收,委外厂商负责保管,专料专用,所有权不发生转移。委外厂商按照要求完成生产后,按公司营销部要求发货。”

企查查显示,冰峰饮料2019年第四大委外供应商——湖南景湘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其为公司加工生产花生露产品,2019年公司向该企业采购99146.58元。企查查还显示,湖南景湘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因其它违反食品安全法规行为,在2019年5月21日曾被桂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给予行政处罚。

同时,冰峰饮料2018年第三大、2019年第五大、2020年第四大委外生产商——嘉美食品包装(滁州)股份有限公司,也曾因擅自抵押海关监管货物受到行政处罚。

除此以外,报告期内,始终位于前五大委外供应商的西安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因西安市华宝黑河源饮料食品有限责任公司、陕西禹源饮品制造有限公司均为西安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控制的下属公司,合并披露为西安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而企查查显示,陕西禹源饮品制造有限公司在2017年12月5日,因生产经营不符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案,被西安市雁塔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

多家委外生产厂商曾被行政处罚,其中不乏违反食品安全法规的行为,不由让人追问:“冰峰饮料选择委外生产厂商的标准是什么?公司又是如何实现对委外生产厂商的生产及产品质量有效管控?”、“对于食品企业来说,食品安全是企业生产生命线,对上述委外生产厂商受到的行政处罚,冰峰饮料是否知情?公司如果对上述行政处罚知情,为何会选择因食品安全问题受行政处罚的企业作为公司的委外生产厂商?如果公司对上述行政处罚不知情,那么冰峰饮料又如何看待对公司委外生产厂商监管体系的有效性?”

就上述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函冰峰饮料,公司在回复函中表示:“一切以公开资料为准。” 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