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斯家居双刃剑:主业与房企“捆绑”较深-ag捕鱼平台

朗斯家居双刃剑:主业与房企“捆绑”较深

今年下半年,家居企业出现一波“扎堆”谋求ipo“潮”,中山朗斯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斯家居”)也在其中。7月初,朗斯家居首次披露招股书,拟募资5.13亿元,主要投向中山朗斯生产基地智能化升级技术改造、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但是,随着博泰家具7月下旬首次冲击a股上市失利,社会各界对家居行业ipo投去更多瞩目。《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注意到,与博泰家具以代工为主不同,朗斯家居主业与房地产市场尤其是房企紧密相连——公司面向房企等的大宗业务收入可谓“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公司前五大客户也全部为大宗业务的房企客户且占比可观,在房企“三道红线”、楼市调控等背景下,经营、业绩与房企捆绑较深的朗斯家居,持续稳健经营前景令人关注。

实际上,在朗斯家居高企的应收款中,应收票据便绝大部分来自大客户恒大集团,而且出现了部分延期。

房企成公司业绩关键

朗斯家居主营业务为淋浴房、浴室柜等定制卫浴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根据招股书显示,公司销售业务模式包括零售业务模式及大宗业务模式两大类,客户则主要有大宗业务客户和经销商客户两类。

何为大宗业务模式?大宗业务客户又是谁?朗斯家居招股书介绍:“大宗业务模式是公司直接向地产开发商等工程客户提供项目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淋浴房及配套产品。”

大宗业务模式及其客户,对朗斯家居经营和业绩都至关重要。根据招股书,营业收入上,公司2020年为75446.41万元,2019年为69472.80万元,2018年为53378.07万元,而营收中来自大宗业务模式的金额,2020年为52279.31万元,2019年为39860.34万元,2018年为25367.19万元,大宗业务收入营收占比从2018年的47.52%,提升到2019年的57.38%,2020年更是达到69.29%。

朗斯家居在招股书中也坦承:“公司大宗业务始于2012年,2016年起随房地产行业精装修比例提升而大幅提高,公司大力拓展并重点开发与知名地产企业等工程客户的战略合作,大宗业务已成为公司重要的收入和利润增长点。”

从金额上看,在2019年、2020年,朗斯家居的大宗业务前五大客户就是公司前五大客户,而2018年的前两名大宗业务客户为公司前两大客户、第三大大宗业务客户为公司第五大客户,同年经销商大客户中有2个跻身第三、第四大客户。这意味着,朗斯家居的大客户明显在向大宗业务客户集中。

2018-2020年,朗斯家居的大宗业务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占比分别为60.81%、54.27%、38.08%,集中度有所下降,但是仍然可观。朗斯家居报告期内的这些大宗业务大客户,有恒大集团、保利集团、时代中国、万科地产、融创中国等,特别是2019-2020年,老面孔明显占多数。

4亿元应收款主要来自房企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大宗业务稳步增长带动朗斯家居营收持续提升,但是公司高企的应收款增势更甚。

招股书显示,朗斯家居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及应收票据合计账面价值(即计提坏账准备之后)分别为21920.78万元、35966.87万元和41965.12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2.51%、56.05%和50.15%。而公司大宗业务大客户也基本是应收款大户。

而朗斯家居高企的应收款(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及应收票据,下同)中,来自少数大宗业务大客户的应收款金额占据相当比例。公司应收票据方面,恒大集团占绝对多数,报告期内应收票据及应收款项融资余额(即未计提坏账准备前)中,恒大集团占比就没低于85%、最高超过96%。

至于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方面,朗斯家居2018-2020年的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前五大客户全部为大宗业务的工程客户即房企,它们也基本上与大宗业务前五大客户吻合,如恒大集团、保利集团、时代中国、万科地产、融创中国等。2018-2020年,朗斯家居应收账款与合同资产前五大客户合计账面余额占比分别为57.81%、47.68%和32.22%,虽然逐渐下降,但是占比仍算可观。

这意味着,从报告期内看,朗斯家居无论经营、业绩还是资金回款,都受房企影响较大,颇有与房企深度捆绑意味,尤其是部分房企大客户对公司业绩可谓举足轻重。

“公司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及应收票据余额主要系大宗业务模式下对工程客户的应收款项,未来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大,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及应收票据余额可能仍将保持较大规模。公司下游地产行业具有高负债经营的行业特征且付款周期较长,如果公司不能对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及应收票据进行有效管理,无法按时收回或兑付相关款项,公司将面临资金周转困难或承担较高融资成本,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对于应收款主要来源以及风险,朗斯家居在招股书中这般表示。

房企“三道红线”下回款受关注

国家对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最近一次表态是8月31日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住建部副部长倪虹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全面落实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在刚过去的中报披露季,a股房企中交出堪称最令人侧目业绩的是华夏幸福。8月26日晚间,华夏幸福披露了巨亏近95亿元、营收同比下降超过43%的中报。更令人咂舌的是华夏幸福上半年期末负债总额高达3923.41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789.02亿元,而同期末账上可动用资金仅有7.34亿元。结合7月底华夏幸福公告称截至2021年7月31日累计未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815.66亿元,巨额债务加剧华厦幸福“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叹。

公开报道显示,为了化解房企可能的债务风险,监管部门此前出台了控制房地产企业有息债务的增长新规,设置“三道红线”(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0倍。)。即有息负债规模以2019年6月底为基础,根据“三道红线”触线情况不同,将所有房企分为“红、橙、黄、绿”四档。其中,红色档为“三线”均超出阈值,有息负债规模不得增加;橙色档为“二线”超出阈值,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得超过5%;黄色档为“一线”超出阈值,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得超过10%;绿色档为“三线”均未超阈值,有息负债规模年增速不得超过15%。

公开报道还显示,以2019年年报计算,触及“三道红线”房企包括华夏幸福、泰禾集团、富力地产、融创集团以及恒大集团等;结合2020年年报等计算,泰禾集团、华夏幸福、富力地产、恒大集团等也触及“三道红线”。

实际上,近一两年,房企“钱紧”和债务危机并不鲜见,大型房企中,泰禾集团便已深陷债务危机。而华夏幸福也是朗斯家居的工程客户,并出现应收票据到期拒付,导致公司全额计提坏账准备,虽然金额并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主业为铝包木窗、客户也以房企为主的森鹰窗业ipo招股书中,专门就自家大宗业务客户触及“三道红线”的具体情况,以及对大宗业务客户影响进行过说明。而朗斯家居招股书未进行相关披露,信披完整性上或有值得商榷之处。

公司成色趋于“黯淡”?

在房地产市场调控不会放松,“三道红线”以及房地产投资增速、房贷增速均已出现放缓等背景下,主业与房企高度相关的公司,无论是回款还是未来持续发展前景,势必将受到关注。

可以看到,2020年营收超三分之二来自大宗业务客户的朗斯家居,报告期内营收增长出现放缓,盈利增速同样逐渐放缓而且增速明显低于营收,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增长30.15%、8.60%,而扣非净利润只分别增长8.72%、3.15%。

营收、盈利双双放缓的背后,朗斯家居应收款增速却显著超过营收增幅。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合同资产及应收票据合计账面价值分别为21920.78万元、35966.87万元和41965.12万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2.51%、56.05%和50.15%,2019年、2020年分别增长64.38%、16.67%,均是同期营收增速一倍左右。

高企的应收款还吞噬着朗斯家居盈利和拉低公司净资产规模。

朗斯家居资产减值和信用减值损失上,2018-2020年分别为712.91万元、1180.06万元、1741.82万元,直接吞噬了同期相应金额利润(见图一)。而具体来看,2020年,公司合同资产减值损失为761.17万元,坏账损失为913.55万元;2019年,坏账损失1112.82万元;2018年,坏账损失611.63万元(见图二、图三)。

图一:朗斯家居招股书中合并利润表截图

图二:朗斯家居招股书中资产减值损失截图

图三:朗斯家居招股书中信用减值损失截图

也就是说,因为资产减值和信用减值损失,朗斯家居遭吞噬的盈利逐年大幅增长,到2020年,已经相当于扣非净利润的26%以上。而且,公司资产减值和信用减值损失主要原因皆为应收款所致。

高企的应收款还影响着朗斯家居资产规模。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和合同资产合计计提坏账准备3789.35万元,2019年合计计提坏账准备2236.58万元,2018年合计计提坏账准备1176.53万元。三年里,坏账准备计提翻了两番,2019年、2020年分别增长90.13%、69.43%,增速远超同期营收、盈利增幅。2020年计提的坏账准备已经相当于同期28125.60万元净资产的13.47%,拉低了公司本已不算高的净资产规模。

另外,朗斯家居在存货账面价值方面,2020年为28040.33万元、2019年为17131.24万元、2018年为9725.40万元,三年里也几乎增长两倍。

在体现营运能力、偿债能力等的部分关键指标上,朗斯家居也呈现逐年变差格局。应收账款周转率上,2020年为2.85次、2019年为3.72次、2018年为5.07次,三年里应收账款周转速度几乎腰斩。存货周转率上,2020年为2.23次、2019年为3.34次、2018年为3.89次,三年里下降超过40%。速动比率方面,2020年为0.86、2019年为0.94、2018年为1.09,从原来比较健康的1以上,降到离1越来越远,意味着每1元流动负债对应的易于变现流动资产越来越少,短期偿债能力风险不断趋高。

事实上,无论从毛利率还是净资产收益率看,公司盈利能力也在不断变弱。譬如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9.17%、35.49%和33.25%,朗斯家居招股书中对此表示:“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下降主要是受到报告期内大宗业务占比持续提升等因素影响所致。”

经销商模式收入连降

就上述情形,《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朗斯家居并发去新闻采访函,向朗斯家居提出以下问题:

1、从大宗业务营收占比、应收款中大客户占比等来看,公司认为是否存在自身经营、发展与房企深度捆绑,尤其是受少数房企影响较大的情形?

2、基于房地产调控、房企资金状况等来看,公司经营、业绩上依赖大宗业务和受少数房企影响较大,这对公司未来持续、健康发展有怎样影响?

3、公司未来能否摆脱和如何摆脱经营、业绩上,依赖大宗业务和受少数房企影响较大的情形?

4、公司应收款项高企,带来的吞噬盈利、拉低资产规模等不利影响明显,未来能否扭转?

5、营收增长放缓下,公司盈利增速更低,报告期内盈利能力、营运能力、偿债能力等诸多关键指标都出现变差,这是否与公司依赖大宗业务和受少数房企影响较大,或者与楼市调控相关?公司未来又能否改变增长放缓、盈利增速更低、诸多关键指标变差等情况?

6、同样以房企等大宗业务为主的森鹰窗业招股书对主要客户触及“三道红线”的情况进行了相关披露,公司应收款项同样高企且出现过应收票据延期兑付,为何对主要客户触及“三道红线”的情况未做披露?公司认为这是否会影响信披质量或者完整性,以及不利于投资者等外界对公司的价值判断或充分了解?

朗斯家居9月1日通过电邮回复表示:“严格按照中国证监会相关规定,已在招股说明书中进行真实、准确、完整的披露”,“公司淋浴房产品广泛运用于家庭住宅、酒店、写字楼、办公楼等房屋建筑中,淋浴房产品的需求与经济发展状况、居民收入水平、城镇化进程、居民消费观念、房地产市场发展等密切相关。公司自成立之初便高度重视渠道建设工作,通过多年的投入和经营,公司已建立遍布全国、覆盖全面、纵横交错的营销服务网络,形成了以经销商、直营、大宗业务为主的销售模式。”

“经销商模式下,公司积极发展经销商,截至2020年末,公司在国内已拥有经销商538家,覆盖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各个省份的主要城市;直营模式下,公司与居然之家、红星美凯龙等大型家居建材市场长期保持紧密的合作关系,布局‘朗斯’品牌直营专卖店,截至2020年末,公司在北京地区共开设6家直营专卖店。此外,公司还通过与包括东易日盛、业之峰、博洛尼等在内的知名家装公司进行深入合作,积极发展家装公司渠道客户;大宗业务模式下,公司与恒大集团、保利集团、时代中国、万科地产、融创中国等国内知名企业达成战略捕鱼app的合作伙伴关系,拥有丰富且优质的客户资源。”朗斯家居还表示。

朗斯家居称:“随着房地产行业逐步进入了平稳发展阶段,大型房地产企业市场占有率逐步提升。与大型房地产开发企业深度合作,成为公司大宗业务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公司迎合市场需求,凭借良好的产品质量、长期稳定的生产能力以及快速响应的客户服务,与大中型房地产企业达成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同时,公司积极提升产品开发、质量管理、服务水平等方面的能力和水平,为未来公司进一步的市场开拓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此外,朗斯家居表示:“公司已在招股说明书重大事项提示‘(二)房地产行业波动的风险’中对房地产行业宏观调控政策风险进行了重大风险提示。”

记者注意到,朗斯家居招股书中在提示房地产行业波动的风险时表示:“公司所处定制淋浴房行业属于家居行业细分领域,家居产品需求受新建住宅销售量、商用商品房交收量和二手房交易量等因素影响,公司主营的淋浴房、浴室柜等产品与下游房地产行业的发展状况息息相关。近年来,政府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包括土地、信贷等在内的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其主要目的是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未来如果国家对房地产行业调控力度加大或者宏观经济形势变化导致房地产市场出现大幅波动,将可能对定制家居行业以及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朗斯家居招股书中披露,2018-2020年主营收入中,来自经销商模式的金额分别为23595.55万元、24528.28万元、19553.38万元,不断减少,而同期占主营收入比例分别为44.28%、35.32%、25.93%,同样呈现持续下降态势。

对于朗斯家居对大客户恒大集团应收票据及其它情形,本报将继续关注。

记者 陈刚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