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峰饮料ipo募资中推广费接近三年盈利 最大广告商为关联方易生“利益输送”疑云-ag捕鱼平台

冰峰饮料ipo募资中推广费接近三年盈利 最大广告商为关联方易生“利益输送”疑云

西安老牌饮料公司西安冰峰饮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冰峰饮料”),近日发布招股说明书,拟登陆深交所主板上市,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欲募集资金6.69亿元,投入玻璃瓶生产线改扩建、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建设、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等项目。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发现,公司的第一大广告商是冰峰饮料的关联方,此次其募集资金中超六成资金拟投入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建设,其中三年拟用募资投入推广费用1.81亿元,为报告期公司广宣费用支出7倍以上,难免让人产生公司大手笔营销、品牌推广的必要性和背后会否产生“利益输送”的疑虑。此外,公司还存在披露的2018年第四大原材料供应商早在2017年已更名的情况,让人对公司信披严谨性产生质疑。

拟激进推广必要性惹疑云

冰峰汽水起源于1948年,为中国碳酸饮料的先行者,经过70余年的发展,公司产品已从碳酸饮料延伸至植物饮品、风味饮料和茶饮料等,近年公司先后推出多款新产品,如含气果汁饮料、玻璃瓶酸梅汤、白桃味汽水、苹果味汽水、无糖橙味汽水、低糖酸梅汤以及原味茯茶、西柚茉莉茯茶和玫瑰荔枝茯茶等。

目前冰峰饮料的销售以陕西市场为中心,由西北、华北等地区向外推广。根据招股书,2018-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出现上涨趋势,分别为2.86亿元、3.02亿元和3.33亿元;但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7亿元、0.78亿元、0.65亿元,处于徘徊不前的状态,甚至2020年还出现了小幅下滑。

根据冰峰饮料的招股书,公司此次ipo拟募集的6.69亿元中,有1.99亿元拟用于玻璃瓶装生产线改扩建项目,4032.99万元用于信息化管理平台建设项目,其中超过六成的资金——4.30亿元将用于公司的营销服务网络升级及品牌建设项目,而这4.30亿元中,公司又拟将其中的42%资金投向品牌建设方面(见图一)。

图一:招股说明书截图

根据募集资金的使用安排,冰峰饮料拟投入推广费用1.81亿元,计划在三年内完成投入,主要投向传统媒体推广、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推广、形象广告推广等,其中第一年合计投入4550万元、第二年合计投入5950万元、第三年合计投入7550万元(见图二)。

图二:招股说明书截图

冰峰饮料认为:“通过对一线城市的品牌塑造带动二、三线城市的品牌建立及推广,将加强品牌建设力度,以冰峰橙味汽水、冰峰酸梅汤、冰峰果果等产品为基础,在继续提升产品品质的前提下,通过提升产品的形象、定位、广告推广等,进一步提升公众形象,提高品牌竞争力和品牌美誉度。该项目的实施,有利于增强公司的整体实力,提升公司知名度,强化民族品牌形象,增加与跨国公司竞争的能力。”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在募投计划里,冰峰饮料一再强调品牌推广对公司竞争能力的重要性,但是公司招股书却显示:2018-2020年,冰峰饮料的广告费支出分别为941.72万元、613.19万元、566.64万元(见图三),公司在广告费支出方面的投入,在报告期内一直处于不增反减,持续下降的态势,其中2020年公司广告费用支出仅为2018年的六成左右,更是削减了近四成。而公司2018-2020年广告费及业务宣传费的合计支出分别为941.72万元、695.14万元、718.18万元,2019年、2020年的支出也较2018年大幅减少。

图三:招股说明书截图

对比冰峰饮料报告期内广告费用以及募投三年推广费用的支出计划,这意味着一旦募投成功,冰峰饮料拟每年用于品牌推广方面的费用将会是目前的5倍至10倍。

更让人咋舌的是,以募投第三年公司拟投入7550万元的推广费用来看,冰峰饮料一年中拟进行品牌推广的费用竟然比公司2020年的全年净利润还要高出近1000万元,同时也高于公司2018年度0.7亿元的净利润,和公司2019年年度的净利润也不相上下。

更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招股说明书,报告期内,上海万合天宜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一直是冰峰饮料前五大广告商,其中2018年其为公司第二大广告商,2019-2020年皆为公司第一大广告商,其中2018-2020年,冰峰饮料向其广告投入分别为230.80万元、125.87万元、104.90万元,分别占公司当年度广告投放量的24.51%、20.53%、18.51%(见图四)。

图四:招股说明书截图

而冰峰饮料的董事林劲峰同时也是北京万合天宜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董事,而上海万合天宜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为北京万合天宜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这也就是说,冰峰饮料向上海万合天宜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广告投放属于关联交易。

以上种种,难免让人心生疑惑:

1、报告期内,公司大幅缩减广告支出费的原因是什么?是资金紧缺或是盈利能力下降?而从报告期,公司广告费用的支出来看,广告支出费用的增减和公司营收水平和盈利能力的增减是否正相关?广告费用的支出对于公司盈利能力的影响究竟几何?

2、公司拟在品牌建设方面大手笔投入1.81亿元,其中传统媒体、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推广及形象费用推广在募投后的三年,拟每年合计投入4500万元—7550万元,推广费用的投放力度是报告期内5-10倍,甚至第三年拟投入的推广费用7550万元要比公司2018年、2020年的净利润还要高,与2019年公司的净利润也不相上下,公司品牌推广拟如此大手笔烧钱,是否太过激进?公司每年拟将超过目前年净利润的费用来推广,这是否符合商业逻辑?

3、结合公司近两年第一大广告商为公司关联方,一旦募投成功,公司的巨额品牌推广费用的流向,是否会“回避”关联方广告公司?如果不能回避关联方,公司又将如何打消公众关于“利益输送”方面的相关疑虑?

重要原材料供应商

披露严谨性待考

对于冰峰饮料来说,主要的原材料供应包括白砂糖、乌梅、甜味剂、香精、氢氧化钠瓶盖以及包装材料等。

根据招股书,西安秉信纸业有限公司为公司2018年第四大原材料供应商,它为冰峰饮料供应纸箱。2018年,公司向其采购678.03万元,占当年采购额的4.96%(见图五)。

图五:招股说明书截图

然而企查查却显示,西安秉信纸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9月1日,其在2017年7月已更名为西安秉信环保包装有限公司(见图六)。

图六:企查查截图

该公司的更名在冰峰饮料2019年前五大供应商的名单上有了体现——2019年冰峰饮料的原材料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西安秉信环保包装有限公司位列当年公司第五大原材料供应商,冰峰饮料当年向其采购618.80万元,占当年采购额的4.29%。

值得注意的是,西安秉信纸业有限公司更名为西安秉信环保包装有限公司的时间为2017年7月14日,这意味着,2018年时,该企业名称就已变更为“西安秉信环保包装有限公司”,但是被弃用的企业名称却仍出现在2018年冰峰饮料前五大原材料供应商的名单上,着实让人感到奇怪。

众所周知,ipo是一件严肃、审慎的事,招股书作为投资者了解企业的最重要渠道,同样需要严肃、审慎对待,信披内容严谨性、准确性历来受到高度关注。

冰峰饮料2018年供应商名单上为何仍会出现其已被弃用的企业名称“西安秉信纸业有限公司”?究竟是企查查登记的2017年7月更名时间错误,还是冰峰饮料披露企业名称时出现“差错”?如果是披露出现差错,那么公司及保荐代表人在招股书披露过程中,是否审慎并且已尽核实的责任?公司又如何保证招股书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严谨性?

就上述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致函冰峰饮料,公司通过电邮回复称:“请以公开资料为准”。

对于冰峰饮料重要原材料供应商零社保、多家委外生产厂商遭行政处罚等事项,本报将继续关注。 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