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涛车业信披存忧:计算标准不一致或还算错-ag捕鱼平台

涛涛车业信披存忧:计算标准不一致或还算错

多个同行研发费用率和研发人员人均薪酬存问题

成立不到6年的浙江涛涛车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涛涛车业”)正在寻求登陆创业板。根据涛涛车业近期披露的最新招股书,此次ipo拟募资6亿元,主要用于产能扩建、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虽然涛涛车业近年来业绩持续增长,但是研发投入占比并不高,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平均水平,尤其是2020年研发费用率相交可比同行最低。而且,《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注意到,研发费用率本已偏低的涛涛车业,ipo招股书可能还存在信披准确性、质量等问题——研发费用率计算标准不一致、多家可比同行的研发费用率计算结果也可能有误,以及同行研发人员人均薪酬也可能算错、还有计算对象为技术人员而非研发人员。

多家同行研发费用率计算存问题

2015年9月成立的涛涛车业是一家专注于户外休闲娱乐兼短途交通代步功能的汽动车、电动车及其配件、用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招股书显示,公司汽动车主要包括50cc-300cc排量段的全地形车和50cc-250cc排量段的摩托车,电动车主要包括电动滑板车、电动平衡车、电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等。

报告期内,涛涛车业业绩持续增长,营收从2018年的6.16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13.86亿元,归母净利润也从2018年的接近3906万元大增至2020年的2.11亿元,尤其是2020年,涛涛车业营收、盈利均增长迅猛。

不过,涛涛车业研发投入上与大幅增长的业绩难言同步。公司2018-2020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188.19万元、2616.33万元和3827.18万元,虽然也持续增长,但2020年较2018年增长不到75%,远不如营收同期猛增1.25倍,更遑论盈利同期已大增近5倍。从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来看,涛涛车业2018-2020年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55%、3.48%和2.76%,呈现持续下降态势。

涛涛车业招股书中还对比了6家可比同行业企业的研发费用率,其中5家a股企业、1家美股企业。对比来看,涛涛车业最近3年的研发费用率低于绝大多数同行,而且低于可比同行平均值,尤其是2020年,涛涛车业研发费用率不但最低,甚至不到可比同行平均值的一半。涛涛车业对报告期内研发费用率低于可比公司平均值的解释是主要系发行人销售增长较快。

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更注意到,涛涛车业计算5家a股同行研发费用率时,采取的标准乃至多个计算结果可能有问题(见图一)。

图一:涛涛车业招股书中对比同行研发费用率截图

例如,涛涛车业招股书中披露隆鑫通用(603766)研发费用率2020年为2.93%,2019年为3.58%、2018年为3.03%。

隆鑫通用在2020年年报中明确披露研发投入3.72亿元,研发投入占比3.56%(见图二)。如果剔除资本化研发投入,隆鑫通用当年研发费用为3.06亿元,计算后研发费用率为2.93%,与涛涛车业招股书一致。但是问题来了,隆鑫通用2018年、2019年年报显示,当年研发投入中均包含资本化研发支出,这两年3.03%、3.58%的研发投入占比也是包含资本化研发支出后的计算结果(见图三)。如果按照涛涛车业招股书中2020年剔除资本化研发投入后的研发费用率计算,隆鑫通用2018年、2019年的研发费用率应该分别是2.17%、2.88%。

图二:隆鑫通用2020年年报研发投入截图


图三:隆鑫通用研发支出的wind截图

再如力帆股份(601777,今年4月简称正式变更为“力帆科技”)的研发费用率上,涛涛车业招股书称其2020年为9.96%、2019年是3.11%、2018年为5.35%。

而力帆科技年报明确披露,2020年研发投入占比为4%(见图四),2018年、2019年研发投入占比则与涛涛车业招股书中披露一致。而力帆科技这三年的研发投入均包含资本化的研发支出,例如2020年若剔除资本化研发投入后的计算结果为3.57%。

图四:力帆科技2020年年报截图

还有春风动力(603129),涛涛车业招股书称其2019年研发费用率为5.61%,但春风动力年报明确披露2019年研发投入占比为5.64%,查阅可见春风动力该年研发费用18270.68万元,无资本化研发支出,当年营收324233.16万元,计算后得出研发费用率为5.64%(见图五)。春风动力年报披露2018年、2020年的研发投入占比与公司招股书中研发费用率一致。

图五:春风动力2019年报截图

钱江摩托(000913)、九号机器人(689009,简称应为“九号公司”)年报披露的研发占比与涛涛车业招股书所称研发费用率一致。

众所周知,ipo是一件严肃、审慎的事,招股书作为投资者了解企业的最主要渠道,同样需要严肃、审慎对待,信披内容严谨性、准确性历来受到高度关注。

那么,涛涛车业招股书披露的同行隆鑫通用的研发费用率上,为何2020年采用剔除资本化研发支出后的计算结果,2019年、2018年却是包含资本化研发后的计算结果?涛涛车业给出的同行力帆科技研发费用率,为何与力帆科技2020年年报披露数据不同,却与其2018年、2019年年报披露数据相同?此外,如果根据力帆科技年报中剔除资本化投入后的研发投入计算,结果为何与公司招股书披露数据也不同?此外,公司招股书披露的同行春风动力2019年研发费用率,为何与其年报披露数据不一致?

由此,涛涛车业招股书对比5家a股同行中,出现同家公司不同年份的研发费用率计算标准不一致情形,这是否会影响招股书可信度、严谨性?而且,公司招股书对比5家a股同行中,有3家的研发费用率与其年报或者根据年报研发费用计算结果存在不一致情形,公司认为这又是否会影响招股书信披准确性、可信度?

还有,保荐机构、会计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对于涛涛车业招股书中可比同行研发费用率出现的上述问题,是否知晓并有无表示意见?中介机构对于公司招股书信披内容的审核又是否做到勤勉尽责?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研发费用率本已偏低的涛涛车业,对比5家a股同行、1家美股同行,销售费用率显著偏高,其2020年为13.21%、2019年为17.83%、2018年是24.62%,均是同行同期平均值2倍以上,最高的2018年接近4倍。例如2018年是九号公司销售费用率的5倍以上,2020年几乎是隆鑫通用的12倍。

算错和拉低同行研发人员人均薪酬?

除了研发费用率,涛涛车业招股书中的同行研发人员人均薪酬计算上可能也存在问题(见图六)。

图六:涛涛车业招股书中对比同行研发人员平均薪酬截图

涛涛车业在招股书中,表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2020年1373.23万元、2019年808.23万元、2018年745.67万元,同期研发人员平均人数124人、83人、75人,2018-2020年的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9.94万元、9.74万元、11.07万元。

公司称,研发人员主要处于丽水地区及深圳地区,2019年度、2020年度的深圳地区研发人员薪酬总额占公司所有研发人员薪酬总额的比例较低,故与丽水地区人员合并计算薪酬,并与丽水地区平均薪酬水平进行比较分析。

涛涛车业招股书还对比了同行的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例如隆鑫通用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上2020年6.69万元、2019年9.88万元、2018年8.31万元。

但是,隆鑫通用年报显示,2020年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12160.46万元,当年研发人员1255人,计算后平均薪酬9.69万元,与涛涛车业招股书中所称6.69万元相差甚大。隆鑫通用年报还显示,2019年研发人员1231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12161.94万元,计算后平均薪酬9.88万元;2018年研发人员1173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9741.92万元,计算后平均薪酬8.31万元,2018年、2019年与涛涛招股书中数据均一致。隆鑫通用上述年报中,研发人员与技术人员数量相同,例如2020年都是1255人(见图二、图七)。

图七:隆鑫通用2020年年报员工构成截图

还有力帆科技,涛涛车业招股书称其2018-2020年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4.30万元、5.25万元、6.43万元。

力帆科技年报则显示,2020年研发人员444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5652.23万元,计算出研发人员平均薪酬12.73万元,不过,其年报在员工构成中披露技术人员879人,若以此计算的平均薪酬为6.43万元。2019年研发人员410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7185.81万元,计算后研发人员平均薪酬17.53万元,若以技术人员1370人计算则为5.25万元。2018年研发人员568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6507.63万元,计算后研发人员平均薪酬11.46万元,若以技术人员1515人计算则为4.30万元。

也就是说,涛涛车业计算力帆科技研发人员平均薪酬时,计算对象为技术人员,而非力帆科技明确披露的研发人员。由于力帆科技年报显示的技术人员明显多于研发人员,以前者计算出的人均薪酬只有以后者计算的一半甚至更少。

钱江摩托情况与之类似。涛涛车业招股书称其2018-2020年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0.25万元、12.15万元、11.97万元。钱江摩托年报显示,2020年研发人员473人(当年数量与技术人员相同),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5661.03万元,计算后研发人员平均薪酬11.97万元,与涛涛车业招股书数据一致。

但钱江摩托年报还显示,2019年研发人员308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4724.84万元,计算后研发人员平均薪酬15.34万元,若以技术人员389人计算则为12.15万元。2018年研发人员

254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4046.97万元,计算后研发人员平均薪酬15.93万元,若以技术人员395人计算则为10.25万元。

春风动力(603129)也一样。涛涛车业招股书称其2018-2020年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分别为15.18万元、18.39万元、19.68万元。

春风动力年报显示,2020年研发人员440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10212.62万元,计算后研发人员平均薪酬23.21万元,不过年报在员工构成中披露技术人员519人,以此计算的平均薪酬为19.68万元。2019年研发人员326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6214.77万元,计算后研发人员平均薪酬19.06万元,以技术人员338人计算则为18.39万元。2018年研发人员239人,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4478.53万元,计算后研发人员平均薪酬18.74万元,以技术人员295人计算则为15.18万元。可见涛涛车业招股书计算的平均薪酬,都是按照技术人员计算。

涛涛车业招股书中并未进行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对比的九号公司则在2020年报中明确披露,研发人员2020年平均薪酬为19.40万元,2019年则是16.47万元。

一系列疑问油然而生。

涛涛车业招股书显示,隆鑫通用2020年研发人员平均薪酬6.69万元,为何与根据研发人员、技术人员相同的隆鑫通用年报计算得出的9.69万元相差巨大?

涛涛车业招股书中披露的力帆科技、钱江摩托、春风动力三家同行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为何普遍低于根据其年报披露的研发人员计算结果?翻阅可比同行年报发现,它们技术人员数量普遍超过研发人员,公司在计算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上,是否存在将技术人员等同于研发人员,并以此拉低可比同行研发人员平均薪酬?公司将技术人员完全等同于研发人员,并以技术人员数量计算研发人员人均薪酬,是否准确?

如果以同行年报披露的研发人员数量计算研发人员人均薪酬,加上九号公司年报披露数据,涛涛车业研发人员人均薪酬明显低于多数同行,结合公司偏低的研发费用率、显著高出同行的销售费用率,是否对研发存在重视不足而更重视销售,或者说公司属于销售推动型企业而非技术驱动型企业?

就可比同行研发费用率、研发人员人均薪酬等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涛涛车业并发去新闻采访函,涛涛车业通过电邮回复称:“我司ipo进程及相关资讯按照有关部门要求进行披露,您可以通过相关平台了解我司讯息。”

此外,涛涛车业从公司原股东并由公司实控人父母控制的涛涛集团处,受让主业相关资产、股权等诸多相关情形也颇令人关注,本报将继续跟踪。

记者 尔东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