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旗股份:前五大供应商竟大多“零社保”-ag捕鱼平台

电旗股份:前五大供应商竟大多“零社保”

日前更新招股说明书的北京电旗通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旗股份”),拟冲击创业板,募集资金3.02亿元,拟投向运营总部及全业务服务网络平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除了本报报道的公司大供应商“流动成立、注销还代持”等问题外,《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还注意到,公司还存在招股书披露的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数据与其年报披露数据存在不一致的情况,而主要为公司提供熟练的工程师劳务服务的各年度前五大供应商,竟然大多数为零社保等问题。

招股书采购数据与年报披露不一致

根据电旗股份的招股书,公司2017年度的前五大供应商为肇东市亿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肇东市飞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天津英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瑞莱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定州市尚智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煜通立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公司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6968.66万元、724.94万元、464.40万元、392.68万元、382.90万元,占当年采购比分别为58.72%、6.13%、3.91%、3.31%、3.23%(见图一)。

图一:招股书截图

此前,电旗股份曾于2015年7月30日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因拟创业板ipo,其股票自2019年7月2日起已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暂停转让。

电旗股份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向肇东市飞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天津英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瑞莱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定州市尚智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煜通立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采购金额分别为7387.90万元、761.80万元、494.27万元、416.24万元、405.88万元,该数据比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分别多出419.24万元、36.86万元、30.07万元、23.56万元、22.98万元。而2017年年报披露的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占比分别为58.77%、6.06%、3.92%、3.31%、3.23%,其中公司向前三大供应商的采购占比数据也和招股书披露的不一致(见图二)。

图二:2017年年报截图

此外,招股书还披露,电旗股份2018年的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肇东市亿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贵州众智物联网服务有限公司、北京瑞莱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汇佳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天津英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分别向其采购金额为2744.16万元(其中向肇东市亿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采购数据为2466.11万元)、2079.92万元、1612.17万元、1513.86万元、1159.20万元,占当年采购比分别为18.40%、13.95%、10.81%、10.15%、7.77%(见图三)。

图三:招股书截图

对比公司2018年年报披露的分别向上述五大供应商的采购数据——2597.85万元、2204.72万元、1620.59万元、1583.84万元、1226.92万元,可以发现,2018年年报披露的采购数据也和招股书披露并不一致,另外招股书披露当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占比数据同样也和2018年年报披露的占比数据存在前后不一的情况(见图四)。

图四:2018年年报截图

不过,与2017年、2018年不同,电旗股份2019年年报披露的采购数据(见图五)和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却又完全一致(见图六)。

图五:2019年年报截图

图六:招股书截图

为何电旗股份的招股书和2017年、2018年年报披露的供应商采购数据出现不一致的情况,不仅采购金额不同,而且采购的占比数据也出现差异,而2019年又和年报数据又一致的情况,原因是什么?到底是采用了不同的会计标准,还是披露的数据出现偏差?究竟哪一个数据才是准确的、真实的?这些疑惑等待电旗股份的回答。

报告期内大供应商竟大多零社保

由于通信网络优化业务、无线网络工程建设服务存在一定的偶发性、阶段性、临时性、地域性的特点,电旗股份在报告期内发生了大量的劳务采购,根据招股书,2017-2020年1-3月,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分别为8936.59万元、9109.31万元、1.28亿元 和2301.59万元 ,占同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5.30%、61.07%、72.06% 和56.30% ,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比较集中,如果主要供应商发生重大不利变化、不能及时足量提供劳务供应,甚至短期内可能给公司经营带来一定风险。

然而通过企查查查询的信息却显示,2017年电旗股份前五大供应商中,第二大供应商天津英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第四大供应商定州市尚智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均为零社保,招股书显示:公司当年分别向上述两企业采购727.94万元、392.68万元,且定州市尚智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在2017年10月19日才正式成立,这意味着该企业在成立两个多月内即成为公司当年第四大供应商。另外,电旗股份2017年第一大供应商肇东市飞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电旗股份当年向其采购金额达6968.66万元,而该企业缴纳社保的人数也仅有8人。

电旗股份2018年前五大供应商中,第一大供应商肇东市亿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安达市翰林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当年均为零社保,第二大供应商贵州众智物联网服务有限公司甚至因为欠税而无法开具发票,第四大供应商北京汇佳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当年零社保,第五大供应商天津英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同样也是零社保。第三大供应商北京瑞莱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2018年社保参保人数为42人,令人不解的是,其2017年社保缴纳人数曾达121人,在电旗股份向其采购金额由2017年的464.40万元激增至2018年的1612.17万元时,该企业的社保参保人员却骤减了79人。

2019年,电旗股份第一大供应商北京汇佳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依然为零社保,第二大供应商肇东市亿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零社保、第三大供应商邯郸吉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零社保、第五大供应商邵武市佳语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零社保,这意味着前五大供应商有四大供应商皆为零社保;而第四大供应商北京瑞莱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社保参保人员在2019年度已骤降至2人,其2017年、2018年社保参保人数分别为121人和42人。而2019年电旗股份向北京瑞莱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采购金额仍高达1336.69万元。

2020年1-3月,零社保的情况依然在电旗股份大多数重要供应商中存在。企查查显示,除了当期第三大供应商北京中网华通设计咨询有限公司外,披露的另外四大供应商也皆为零社保。而根据招股书,电旗股份报告期内的前五大供应商,向电旗股份供应的主要是劳务服务——提供给公司所需的业务熟练的工程师,为公司指定项目提供服务。这样的采购背景很难解释,为何这些供应商大多零社保,或者是在电旗股份向其采购量明显上升的情况下,公司社保人员却骤降至与其业务水平不相匹配的程度。另外,电旗股份2018年的第二大供应商,贵州众智物联网服务有限公司欠缴税款无法开具发票,招股书披露的向其相关的采购金额又是如何确认的,也同样惹人关注。

就上述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并致函电旗股份,截至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回复。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