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家居:业绩成长性或面临“三座大山”-ag捕鱼平台

三问家居:业绩成长性或面临“三座大山”

传统主业、亮点新业务和核心竞争力皆存隐忧

除了曾经溢价收购的实控人资产连年亏损、报告期内溢价收购实控人曾参股的小微家纺企业核心业务,暴露出三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问家居”)的实控人不当控制风险引人瞩目之外,《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还注意到,三问家居在传统主业成长性、医护产品销售持续性、核心竞争力等方面也存在隐忧。

虽然客户主要为欧美知名零售商,但近几年来,三问家居的家纺、家居服饰等传统主业营收出现裹足不前的不利局面,盈利上对税费返还也依赖较重。2020年三问家居营收暴增得益于医护产品的突然“崛起”,背后是一无相关技术二无自产,全靠外购后转销海外赚差价,且去年下半年医护产品销售额环比已现“断崖式”下降。另外,自称以原创设计为核心竞争力、每年开两次创新者大会的三问家居,研发和设计合计占营收比例不高,不仅没有一个美术类著作权,近三年来也从未申请取得过新专利。

医护业务是“中间商赚差价”?

近几年营收在11亿元左右小幅波动的三问家居,2020年出现业绩爆发,营收大幅增长到17.91亿元。

对比去年招股书和最新招股书,可以发现,三问家居2020年营收大增得益于医护产品。2020年之前公司并无医护产品销售,三问家居也在招股书中称;“2020年,公司针对疫情带来的医护类产品需求,拓展了以口罩和手套为主的医护类产品出口业务,实现营业收入74009.18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41.33%。”

值得注意的是,三问家居去年底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医护产品销售额为6.10亿元,以此计算,2020年下半年医护产品销售额只有1.30亿元,较上半年猛烈下滑。

还需关注的是,2020年下半年医护产品较上半年销售额大幅萎缩的同时,三问家居招股书披露2020年资产减值损失为-4545.57万元:“主要是公司期末持有的口罩和手套等医护类产品的价格波动较大,公司在考虑了在手订单等因素后,基于谨慎考虑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

这意味着,2019年营收11.04亿元猛增至2020年17.91亿元的三问家居,医护产品的销售能否持续,可能成为未来业绩走向的重要因素。

事实上,三问家居对于自身医护产品销售持续性也不那么乐观,招股书中称:“截至2021年3月底,发行人医护类在手订单为13723.06万元,金额远低于2020年的医护类收入7.4亿元。当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有效控制后,医护类产品的需求将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正常水平,公司的医护类产品销售规模可能逐步下降。”

更为关键的是,三问家居在医护类产品上一不自产二无核心技术,因为招股书中称;“医护类产品的经营模式为向供应商采购成品后对外销售,不需要进行设计,也不参与生产。”

三问家居在招股书中还称:“医护类产品以外销为主,全部为直销,包括以销定采及备库销售两种方式。销售定价原则方面,以销定采方式下,公司结合供应商给出的含税报价,考虑自身的合理毛利,以美元向客户报价;备库销售方式下,公司结合存货成本,考虑自身的合理毛利,以美元向客户报价。”

某种意义上说,三问家居的医护产品销售属于外购成品后转销的“中间商赚差价”模式,业务护城河“宽度”和被替代风险都令人关注。

此外,三问家居招股书中还称;“未来,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逐步缓和,公司的医护类产品销售规模可能逐步萎缩,短期内可能降低公司的营业收入和盈利水平,公司主营的家纺、服饰和面料等业务仍将是未来营业收入和盈利的主要来源。”

从三问家居医护产品外销地来看,主要为美国、欧洲等地。

传统主业收入裹足不前

事实上,家用纺织品、家居服饰和面料等业务才是三问家居的传统主业,这些产品具体包括客厅场景的靠垫、毯子、披巾,卧室场景的床品、浴袍、睡衣,以及家居休闲服、运动休闲服、配饰等。

三问家居在招股书中称,定位是“做全球客户与供应商最有价值捕鱼app的合作伙伴”, 为全球中大型零售商和中高端品牌商提供上述产品,客户来自欧美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例如target、barefoot dreams等。

虽然三问家居还表示:“截至2021年3月底,公司已履行及在手的家纺、服饰和面料订单为72674.67万元,订单的履行情况不存在障碍。发行人家纺、服饰和面料的在手订单金额高于2020和2019年同期,充足的订单为发行人2021年业务的持续性提供了支撑,预计业绩平稳增长。”

但从近年来看,三问家居的传统主业裹步不前。结合去年和最新招股书显示,从三问家居的家纺、家居服饰和面料三大类产品销售额来看,2017-2020年合计销售额分别为10.77亿元、10.71亿元、10.95亿元、10.45亿元,整体在10.50亿元上下小幅波动,2020年甚至较几年前还稍有下滑。

三问家居最重要的家纺、家居服饰这两大传统主要产品的销售额变化,也清晰的折射了公司传统主业这几年面临增长乏力的局面。

2017年,三问家居家纺销售收入6.74亿元,之后整体下行,到2020年时销售收入只有5.79亿元,4年里萎缩了近1亿元。再看家居服饰,2017年销售收入3.95亿元,2018年较大增长后便调头向下,一路减少到2020年的3.83亿元。

而2017-2019年,无医护产品的三问家居营收分别为10.88亿元、10.81亿元、11.04亿元,结合2020年,公司近几年的传统主业营收增长明显乏力。

需要注意的是,外销为主的三问家居税费返还金额高企,成为盈利的重要因素。根据招股书,三问家居2020年收到的税费返还为16364.73万元,2019年是11903.79万元,2018年为20561.34万元,2017年为11163.74万元。

以最近一个完整年度税费返还金额对比营收比例来看,三问家居高于甚至明显高于棒杰股份、万代股份、健盛集团、苏美达等公司招股书中列出的可比同行,也高于以出口、代工等为主的依依股份(新上市)、可靠股份(处于新股申购)等。

2017-2020年,三问家居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693.88万元、6936.05万元、7848.60万元、11346.35万元,这意味着,税费返还对于三问家居盈利堪称意义重大。如果没有税费返还,三问家居净利润会大幅减少甚至可能亏损。

原创设计或难称核心竞争力

三问家居称自身是以原创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服务型贸易商,对于公司业务模式,三问家居在招股书中称公司“立足于原创设计和供应链管理,将主要资源投入产业链中附加值较高的原创设计和供应链管理环节。”

结合去年和最新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三问家居统计的设计和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871.85万元、1078.23万元、1152.75万元、1269.93万元。以此来看,2020年设计和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0.7%左右,其余年份在0.8%-1.04%之间。

三问家居的设计和研发投入中,设计支出是大头,例如2017年研发费用为0,2018至2020年在63万元-384万元之间。如果以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这一主要财务指标来看,三问家居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分别为0%、0.06%、0.20%、0.21%。

以三问家居招股书列出的可比同行业公司来看,纺织业收入占比100%、外销占比超过85%的健盛集团,2020年研发投入4598.96万元、营收占比2.91%,远高于三问家居的0.21%,也比其设计和研发投入合计占比0.7%左右高的多。

还有,三问家居同期研发投入占比,不仅低于ipo已终止的服装企业万代股份2019年0.73%水平,甚至比外贸为主加先进制造、工程承包的苏美达2020年的研发投入占比0.37%还低,也远低于棒杰股份2020年的3.08%。

专利是企业研发创新能力的重要体现,对于服装家纺行业而言,除了发明、实用新型专利,还比较看重外观设计专利。三问家居也称,“公司通过技术研发,在面料材料创新方面积累了多项专利,这些成果构成了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底,三问家居拥有30项专利,其中7项发明专利,其余为实用新型。值得注意的是,三问家居专利全部为2018年9月3日及之前申请,也就是说,2018年9月4日以来,三问家居从未申请取得过1项专利。

除了接近三年没有申请取得过任何专利,专利数量和专利种类上,三问家居也不如刚上市不久的同行真爱美家,真爱美家拳头产品是毛毯,主要产品还有床上用品(套件、被芯、枕芯等),同时对外销售少量毛巾、家居服、地毯等纺织品及包装物,其上市招股书显示,截至签署日已取得发明专利48项、实用新型专利56项、外观设计专利46项,外观设计专利主要涉及毛毯花型、图案。

对于重视设计、时尚的服装家纺企业,美术类著作权也是设计力量乃至竞争力的体现,它们往往拥有大量以图案为主的美术类著作权。例如去年上市的众望布艺,主要产品为装饰面料和沙发套,产品主要应用于沙发、座椅、抱枕等领域,招股书显示拥有318个美术类著作权,众望布艺还有30项实用新型、外观设计、发明等专利。再如今年上半年过会的线上服饰企业戎美股份,2018-2020年研发投入占比为1.4%-1.7%区间,虽然也曾被质疑对比服饰同行其研发设计力量不足,招股书显示没有取得一项专利,但是美术类著作权则有103个。

自述以原创设计为核心竞争力的三问家居则是,接近三年来未取得任何新专利,而且已有专利中无外观设计专利,著作权为0。

此外,三问家居生产模式上以向合作工厂定制采购为主。去年和最新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三问家居向合作工厂定制采购的销售数量占公司当期销售数量的比例分别为89.44%、85.90%、85.39%和85.43%。结合研发和设计投入、专利、著作权等来看,供应链管理或许比原创设计更称得上是三问家居的核心竞争力。

不过,三问家居在回复审核问询函时称,“考虑到公司销售的家用纺织品、家居服饰产品具有时效性、流行性、季节性以及多款少量、交期短等特点,而申请外观设计专利需要一定审查周期,公司主要将相关原创设计成果作为作品进行保护,暂未申请专利。根据著作权自动保护和自愿登记原则,公司无需取得相关权属证书。未来,公司将根据知识产权保护的实际需求,及时就重要设计成果申请专利保护。”

那么,三问家居医护产品2020年下半年销售额较上半年大幅减少的原因何在?结合无医护产品核心技术、全球疫情趋势,公司医护产品外购后转销的模式未来能否持续保持2020年的医护产品销售额?如果医护产品销售下滑、公司能否依靠传统主业保持2020年的业绩增长态势?传统主要产品销售额多年裹足不前的原因何在,未来能否改变这一状况?盈利上未来能否摆脱税费返还的支撑作用?原创设计又是否是公司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或者说供应链管理才是公司真正的竞争力?

就传统主业、医护产品、核心竞争力等围绕三问家居业绩持续性乃至成长性的相关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5月中旬曾致电三问家居并发去新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记者 尔东

编辑:news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