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旗股份大供应商疑云:滚动成立与注销还代持-ag捕鱼平台

电旗股份大供应商疑云:滚动成立与注销还代持

为华为等主流设备商以及中国移动等移动通信运营商等提供第三方通信网络技术服务的北京电旗通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旗股份”),日前发布招股说明书,拟冲击创业板,募资3.02亿元,投向运营总部及全业务服务网络平台建设、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发现,电旗股份招股书披露的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数据和其年报披露数据存在不一致的情况,同时,公司的一个大供应商实控人,存在通过成立、注销的滚动方式,不断的用新企业跻身前五大供应商名单。另外,主要为公司提供熟练工程师劳务服务的各年度前五大供应商,竟然大多数为“零社保”状态,这些问题不免惹人关注。

大供应商及关联方等

三家企业均系“代持”

由于通信网络优化业务、无线网络工程建设服务存在一定的偶发性、阶段性、临时性、地域性的特点,电旗股份在报告期内的重要供应商主要为其提供劳务技术服务。

根据电旗股份招股书提供的2017-2020年1-3月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肇东市亿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科信息”)及其关联方绝对是无法让人忽视的重要存在——2017年,电旗股份向其采购金额为6968.66万元,占比高达58.72%,为当年度第一大供应商。2018-2020年1-3月,电旗股份向其采购金额虽然有所缩减,但亿科信息及其关联方也始终占据第二大供应商的位置。

招股书称,亿科信息及其关联方指的是亿科信息、肇东市飞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科信息”)、安达市翰林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翰林信息”)这三家企业,因为它们背后站着同一实控人——董静杰。

然而,根据企查查信息梳理上述三家企业股东和高管名单显示:亿科信息为陈永文持股100%,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张玉兰担任监事(见图一),此外还有张玉兰、张伟两位股东曾经持股但退出的信息。另外,企查查显示,陈永文与董静杰同为安达市亚飞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东,其中,陈永文持股60%、董静杰持股40%,该企业已经于2017年8月16日注销。另外,董静杰还在肇东市华泰伟业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担任监事。

图一:企查查截图

飞科信息则是黄金生100%持股(见图二),2017年该企业的出资方曾发生变更,有刘凤宇、董光瑞的股东退出信息。企查查查询的对外投资、任职等信息看不出股东、高管与董静杰之间的关系,仅显示目前监事为董光瑞,其持有肇东市华泰机动车检测服务有限公司5%的股权。

图二:企查查截图

而翰林信息持股100%的股东为陈万水,其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同时还担任监事,企查查未显示陈万水与董静杰之间的关系(见图三)。

图三:企查查截图

也就是说,虽然电旗股份所称亿科信息及其关联方等三家企业的实控人均为董静杰,但是企查查显示,董静杰从未出现在这三家企业的股东名单上,更从未担任三家企业高管。

这意味着,亿科信息等三家企业的股东均存在代持行为,这不禁让人疑惑,董静杰“幕后”实控,幕前找人代持股份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其与代持人是怎样的关系?董静杰是否存在不方便持股的原因?其不便出面直接持股的原因是否又与电旗股份相关?对此,招股书并未进行任何说明。

重要供应商“流动注销”为哪般?

根据招股书,电旗股份列出的2020年1-3月的第二大供应商是亿科信息及其关联方(见图四),当年向其采购金额为483.14万元,占当年采购占比的11.82%。然而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企查查显示,亿科信息已于2019年10月8日注销(见图一),这意味着亿科信息在2020年1-3月时已不复存在。

图四:招股书截图

细看2020年1-3月第二大供应商采购的详细数据,可以发现,其实这483.14万元的采购数据和亿科信息并无关系,全部采购于亿科信息的关联方翰林信息。

同时,公司2017年虽然列示的第一大股东为亿科信息及其关联方,然而由于亿科信息于2017年11月27日才宣告成立,当年电旗股份向亿科信息的采购数据也为0,而当年占比超过50%、高达6968.66万元的采购金额,其实来自亿科信息的另一重要关联方——飞科信息。

企查查显示,飞科信息成立于2016年7月22日,这意味着飞科信息成立次年,便成为电旗股份采购比例超过50%的第一大供应商。让人不解的是,拥有如此大好局面的飞科信息,竟然在2018年11月29日又决议解散注销了(见图二)。

到了2018年,刚于2017年成立的亿科信息则“登上前台”,2018年,电旗股份向亿科信息采购2466.11万元,占当年采购比16.53%。同时,亿科信息的另一关联方翰林信息于2018年4月成立,也在2018年的采购数据上“分了一杯羹”,电旗股份2018年向翰林信息采购278.05万元,占比仅1.86%。而2019年时,亿科信息及其关联方这一供应商名单里说明的三家公司中,飞科信息2018年注销,亿科信息2019年10月注销,翰林信息则接棒成为电旗股份主力供应商——2019年,电旗股份向其采购3654.65万元,占当年采购比例的20.60%,同年,向亿科信息的采购金额则由上一年的2466.11万元跌落至202.65万元,占比仅1.14%。

有意思的是,记者翻看了电旗股份2015年、2016年的年报,发现公司2015年第一大供应商为肇东市易通信息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通信息”),当年向其采购金额为3755.90万元,占公司当年的采购占比为51.59%(见图五)。

图五:2015年年报截图

2016年公司前两大供应商为易通信息和飞科信息,2016年电旗股份分别向其采购2693.02万元,2038.61万元,占当年采购比例分别为33.19%、25.12%,合计向上述两家供应商的采购占比达58.31%(见图六),这也意味着,成立于2016年7月22日的飞科信息,不仅在2017年成为电旗股份采购占比超过50%、存在重大“依赖”的第一大供应商,实际上,其成立的当年即跃升为电旗股份第二大供应商,电旗股份在其成立后的半年内共向飞科信息完成了超2000万元的采购金额。

图六:2016年年报截图

更为蹊跷的是,2015年、2016年,电旗股份的第一大供应商易通信息,2017年未出现在前五大供应商的名单上,更于2018年10月15日决议解散注销了(见图七)。企查查信息显示,易通信息持股100%的股东为张玉兰,其担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监事为张伟,而张玉兰在2017年11月成立、2019年10月决议解散的亿科信息曾担任监事职务,企查查还显示,张玉兰和张伟都曾是亿科信息的历史股东。而亿科信息和飞科信息背后站着的是同一实控人董静杰,由此,易通信息是否和飞科信息之间存在关联关系?如果存在关联关系,电旗股份对上述两家公司分开披露的原因是什么?这些问题同样惹人关注。

图七:企查查截图

另外,企查查还显示,电旗股份的这一采购金额占比不容忽视的重要供应商,亿科信息的通讯地址竟然曾为黑龙江省绥化市肇东市第一沥青厂,在其成立一个多月后,又在2017年12月21日变更为黑龙江省绥化市肇东市向阳乡中心村曹家岗屯。飞科信息的通讯地址曾为黑龙江省绥化市肇东市北十七街四零七厂集资楼,注销前在2018年1月17日变更为黑龙江省绥化市肇东市安民乡安民村李家围子屯;翰林信息的通讯地址为黑龙江省绥化市安达市青肯泡乡民生村一屯(距村委会南500米)。根据百度地图查询,亿科信息等三家企业上述地址在离城市不算近的乡村或乡镇。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电旗股份曾在招股说明书中详细披露部分供应商在成立当年或次年即成为前五大供应商的原因,唯独对也是成立当年及次年即成为前五大供应商、甚至是最大供应商的亿科信息及其关联方的相关情况及成为前五大供应商的原因未作详细披露。

亿信科信息及其关联方所指的三家企业飞科信息、亿科信息、翰林信息均在成立当年或次年成为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而且为同一实控人控制,而飞科信息、亿科信息均在成为前两大供应商后隔年轮番申请注销,疑似“再换马甲”再登前五大供应商榜单的原因是什么?为高科技公司提供熟悉工程师劳务服务的亿科信息及其关联方所指的三家企业通讯地址均在偏僻之处,是否有其商业合理性?就上述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并致函电旗股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另外,就电旗股份招股书与年报数据披露存在不一致以及报告期内前五大供应商多数均为“零社保”状态,本报还将继续关注。

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