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创电子或存关联方披露不全 应收账款异常增长伴随合同纠纷频生-ag捕鱼平台

雅创电子或存关联方披露不全 应收账款异常增长伴随合同纠纷频生

近日,为多家国际著名公司分销电子元器件产品的上海雅创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创电子”)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登陆创业板,拟募集资金5.47亿元,投入汽车电子研究院建设项目、汽车电子元件推广项目以及汽车芯片ic设计项目等。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注意到,业绩增长乏力的雅创电子,在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呈现逐年上升之势,尤其2019年出现与营收、净利润增速不相符的异常增长。同时,报告期内,雅创电子因买卖合同纠纷起诉多家客户,涉及金额超过800万元,并有案件存在终本执行信息,账款回收能力让人捏一把冷汗。而且,企查查显示,雅创电子董事张文军在北京元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日进投资有限公司有兼任高管信息,然而招股书对此并未披露,疑存关联方披露不全甚至招股书完整性问题。

应收账款异常增长与业绩不匹配

买断东芝、首尔半导体、lg、松下、村田等知名电子元器件代理分销授权的雅创电子,具体销售产品包括光电器件、存储芯片、被动元件和分立半导体等。

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1-6月,雅创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25亿元、11.12亿元、11.17亿元、4.4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87.66万元、4268.53万元、4303.97万元、549.79万元(见图一)。从数据来看,2019年,雅创电子的营收、净利同比分别增长0.45%、0.83%,都几乎处在徘徊不前的状态。

而2017-2020年1-6月,雅创电子的应收账款分别为2.93亿元、3.50亿元、4.17亿元和2.98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9.25%、66.24%、67.78%和56.33%。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19、3.46、2.91和2.46,而同期同行业平均值分别为4.96、4.83、5.16和4.50,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明显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

此外,雅创电子的应收账款在报告期内不仅持续增长, 尤其是2019年大增19.14%,与同期营收微增0.45%、净利润微增0.83%表现出明显不相匹配的异常增长。

应收账款增长的同时,雅创电子长账龄的应收账款也呈现出增长趋势——招股书显示,2017-2020年1-6月,雅创电子1年期以上账龄的应收账款分别为36.49万元、418.62万元、304.23万元、315.89万元,而2年以上账龄对应的应收账款则分别为18.26万元、22.20万元、142.88万元、198.99万元(见图二)。

雅创电子自己也不讳言,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持续扩大,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可能持续增加,如果出现客户违约或公司信用管理不到位的情形,将对公司的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事实上,客户违约、信用管理不到位的情况在报告期内已时有发生。企查查数据显示,雅创电子在报告期内起诉或判决的合同纠纷就有7起,被起诉的公司涉及上海兆能电力电子技术有限公司、重庆普斯德电子有限公司、佛山雪莱特汽车智能电子有限公司、旭利无锡电气技术有限公司、江苏彤明高科汽车电器有限公司等。而根据企查查数据统计,2017—2020年间,相关的合同纠纷涉及的诉讼金额合计超过800万元。更为关键的是,其中还有案件呈现出终本执行信息,而所谓终本案件指的是法院的执行案件,由于被执行人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裁定终止本次执行程序。这意味着这些合同纠纷中,即便法院裁定雅创电子胜诉,仍有可能出现无法执行的风险,比如雅创电子与旭利无锡电气技术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涉及案件金额16.59万元,在2020年4月就被列为终本案件。

公司应收账款余额较大且呈现逐期上升趋势,长期未收回款项也呈增长态势,而且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更是呈现出与营收、净利润增长不匹配的异常增速,原因是什么?报告期内,公司起诉多家客户,买卖合同纠纷涉及金额超过800万元,同时存在终本执行信息,是否存在债务追讨困难情况?公司应收账款期后还款占比是多少,是否建立了有效的收款措施?这些萦绕的问题等待着雅创电子的回答。

高管兼职似披露不全 关联方披露似存遗漏

对一个公司的发展来说,管理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据《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号——招股说明书》中对“第八节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核心技术人员”的信息披露要求,发行人应披露董、监、高人员的简要情况、直接或持股情况、对外投资情况和兼职情况等。

雅创电子董事会由7名董事组成,其中公司董事张文军为股东同创锦荣、同创安元、同创新兴委派,他本身为一个“投资多面手”,在多家公司有兼职信息。雅创电子招股书披露,张文军投资的企业有七家,其中包括安徽同创锦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玛塔创想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同创伟业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同创安元、安徽同创安元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安徽华恒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世纪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见图三),他在这7家公司的持股比例从0.10%到30%不等。

此外,招股书还披露张文军在安徽同创锦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安徽元琛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13家公司担任兼职,职务包括执行董事、总经理或董事等。而根据《公司法》、《企业会计准则》、《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发行人的董监高等高管被认定为关联方,而张文军担任高管职务的公司也被认定为公司的其他关联方(见图四)。

然而企查查显示,除了上述公司,张文军还在北京元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担任监事会主席(见图五),并且通过股权链在该公司享有0.03%的股份权益。而他在深圳市日进投资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职务(见图六)。 对这两家企业,招股书中对雅创电子的关联方中却没有任何披露。

除此以外,张文军对外投资的安徽华恒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实控人郭恒华担任董事及法人代表的小贷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被刑事立案调查。根据华恒生物披露,郭恒华因上述非法集资案牵涉的诉讼金额达到8934万元。

张文军是否如企查查显示在北京元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担任监事会主席?张文军在深圳市日进投资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在招股书中公司是否遗漏披露上述相关信息?如果其在上述两家公司担任重要职务,那么在北京元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日进投资有限公司是否也为公司的关联方?招股书是否存在关联方披露遗漏?雅创电子和上述两家公司是否存在业务往来?张文军对外投资的安徽华恒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实控人牵涉的非法集资案是否会对雅创电子产生不利影响?就上述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并致函雅创电子,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