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福百瑞ipo拍案惊奇 关联方暨重要客户重要股东高度疑似“老赖”-ag捕鱼平台

沃福百瑞ipo拍案惊奇 关联方暨重要客户重要股东高度疑似“老赖”

试图冲击a股枸杞“第一股”的宁夏沃福百瑞枸杞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福百瑞”)出师不利,9月10日上会被暂缓审议,创业板上市委重点关注了沃福百瑞境外大客户等问题。

实际上,沃福百瑞存在的问题不止于此。《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发现,关联方吴佩与沃福百瑞合作成立公司的股份由他人代持,而且吴佩投资设立的另外两家公司也由他人代持股权,招股书对此却遮遮掩掩。其中一家公司还连续两年为沃福百瑞第一大内销经销商,同时也是连续两年第三大客户。

更拍案惊奇的是,多方线索勾勒出,沃福百瑞的这位关联方吴佩,高度疑似“老赖”。

吴佩投资的三公司竟都由他人代持

主业为枸杞和枸杞深加工产品的沃福百瑞,日前更新了招股书说明书,此次ipo拟募资3.88亿元,主要投向枸杞深加工项目。

明镜财经工作室注意到,最新招股书显示,自然人吴佩曾于2018年8月与沃福百瑞共同出资设立子公司沃福贸易,沃福百瑞持有55%股权,吴佩实际持有45%股权,并明示吴佩所持股份由刘勇代持。不过2019年4月底,沃福百瑞与吴佩签署协议,收购吴佩实际持有的沃福贸易全部股权(见图一)。

图一:沃福百瑞最新招股书截图

此外,沃福百瑞招股书称,吴佩还实际投资设立了湖南膳源百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膳源百健”)和宁夏果然养眼饮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果然养眼”),这两家公司因为吴佩构成沃福百瑞的关联方,吴佩实际持有膳源百健20%股权和实际持有果然养眼100%股权(见图二)。

图二:沃福百瑞最新招股书截图

这两家公司也是沃福百瑞的客户。其中,膳源百健主业为枸杞果汁饮料、枸杞粉的销售,2018年、2019年均为沃福百瑞第一大内销经销商(见图三),结合内外销前五大客户看,膳源百健也是沃福百瑞2018年及2019年的第三大客户。果然养眼主营业务为枸杞果汁饮料的销售,2019年与沃福百瑞的关联交易金额为58.67万元。

图三:沃福百瑞最新招股书截图

然而,企查查显示,膳源百健和果然养眼的股东中,并无吴佩(见图四)。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膳源百健成立于2017年7月14日,股东为两名自然人,刘向东持股55%、刘健持股45%;果然养眼成立于2019年6月24日,为个人独资有限公司,李薛文持股100%。

图四:企查查关于膳源百健、果然养眼截图

根据沃福百瑞招股书以及企查查显示的工商登记信息来看,吴佩所持膳源百健、果然养眼两家公司股权,也是由他人代持。

值得玩味的是,企查查还显示,果然养眼2019年11月6日出现过变更记录,变更前刘勇持股100%,变更后李薛文持股100%,该刘勇与曾代吴佩持有沃福贸易股份的刘勇同名同姓。

然而,翻遍沃福百瑞招股书,膳源百健和果然养眼的吴佩持股由他人代持这一情形却并未明示,仅遮遮掩掩的称吴佩实际持有部分或全部股权。

也就是说,吴佩曾经持有和现在仍持有与沃福百瑞存在关联的3家公司股份,均由他人代持。众所周知,代持通常发生在股东不便于直接出面持股时。

吴佩作为沃福百瑞关联方,前后所持3家公司股份为何均为他人代持?沃福百瑞又是否知晓?而且,3家公司同样是代持,沃福百瑞招股书为何不全部明确披露?这都着实令人生疑。

多方线索指向吴佩高度疑似“老赖”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进一步调查发现,膳源百健的股东刘向东曾与名为吴佩的自然人有过一次合作——2014年12月8日设立、2020年3月4日注销的娄底市彩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刘向东持股100%,监事为自然人吴佩(见图五)。

图五:企查查关于娄底市彩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显示,娄底市彩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这位监事吴佩,有失信被执行信息、因自身未履行法定义务被限制高消费,也就是俗称的“老赖”(见图六)。

图六:企查查关于与刘向东合作过的吴佩截图

查阅法院裁判文书发现,这位监事“老赖”吴佩曾因多起借款合同纠纷而被起诉。例如涟源市人民法院2014年10月13日做出的一审判决显示(案号(2014)涟民初字第451号),限被告吴佩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清偿原告本金275.692万元,利息7.3808万元,如未按判决履行付款义务,依法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同时,裁判文书显示被告吴佩于1990年4月20日出生,居住地为涟源市。不到1年后,涟源市人民法院就上述案件做出终本裁定(案号(2015)涟执字第102号),称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吴佩下落不明且暂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何为案件终本?根据最高院规定,即法院穷尽手段调查或强制执行后,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或只有部分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裁定终止本次执行程序。不过,终本并非指已经撤诉或者已执行。上述终本裁定中,法院就明确表示,本次执行程序终结后,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向执行法院申请恢复执行,而且申请恢复执行不受申请执行时效期间的限制。也就是说,一旦发现上述被执行人吴佩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可以继续提出申请执行。

此外,除了其他数位自然人,湖南涟源农商行、中国农业银行涟源市支行也因借款纠纷起诉过上述自然人吴佩,这些案件几乎都有终本裁定。

记者进一步通过企查查发现,娄底市彩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这位监事吴佩,还曾是娄底市辉煌投资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者负责人,也是其中两家已吊销公司的大股东,而湖北领袖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娄底分公司尚存续,但有经营异常信息和严重违法信息。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这位吴佩还投资了两家公司,但不是注销就是吊销。

整理来看,沃福百瑞招股书中披露的关联方吴佩,所持膳源百健20%股份由他人代持。而膳源百健工商登记信息上两位股东之一的刘向东,又曾经在娄底市彩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与一位自然人吴佩合作,这位自然人吴佩还是“老赖”和多起借款纠纷的被告。上述信息显示,两位同名同姓的吴佩可能是同一人。

来自腾讯大湘网2017年12月9日发布的一篇名为《从身家2000万后破产负债2000万 90后娄底小伙大起大落后创业不止》的文章(见图七),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指向。

图七:腾讯大湘网网站截图(《大众证券报》对个人相片已模糊处理)

该文章介绍,90后娄底小伙吴佩曾风生水起,但在从煤炭贸易转向投资煤炭后,于2014年4月公司正式破产,也背上了近2000万元的债务。2015年,吴佩与中国宁夏枸杞工程院(系沃福百瑞全资子公司)建立联系,并附有一张背景为中国宁夏枸杞工程院的合影照片,之后发力枸杞果汁等产品(见图八)。

图八:腾讯大湘网网站文章截图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大湘网上这篇文章的评论区中,有几位网友表示要求文中的吴佩尽快还钱。其中名为“猿味”的网友留言:“吴总,几年没见你了,现在赚了大钱,什么时候把我那百多万还给我,既然发展的这么好,没见你给债主们打个电话。希望你改邪归正…尽快把剩余的债务偿还了”(见图九)。

图九:腾讯大湘网网站文章评论区页面截图

而前述法院裁判文书曾显示,被告吴佩为1990年出生、居住地为涟源(系娄底下辖县级市),加上是多起借款合同被告,与腾讯大湘网上述文章所称的吴佩高度趋同。再结合沃福百瑞关联方吴佩3家公司持股均由他人代持,这意味着,沃福百瑞重要客户、关联方膳源百健以及关联方果然养眼的实际重要股东或控制人暨关联方吴佩,极可能就是欠债不还的“老赖”。

实际上,企查查中查询“老赖”,输入“吴佩”后再选择湖南,结果显示只有一位叫吴佩的自然人。

显然,沃福百瑞面临和需要说明这样的疑问——关联方吴佩,与企查查显示的娄底市彩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担任监事的多起借款纠纷被告人,以及限制高消费、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吴佩,还有腾讯大湘网相关文章报道的吴佩,是否是同一人?

结合沃福百瑞关联方吴佩先后持有的3家公司股份由他人代持,沃福百瑞是否知晓其可能是“老赖”,同样值得关注。

就围绕在沃福百瑞关联方吴佩上的诸多疑问,以及沃福百瑞对于合作企业和合作人的遴选和风险把控,遵循怎样的制度和如何进行的,尤其是对于合作人、合作企业有无背景调查?沃福百瑞ipo保荐机构对于关联方吴佩有无表示过意见或对其情况进行过核实?《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9月1日致电公司,并发去了采访函。

之后沃福百瑞通过电邮回复称:“鉴于我公司收到深交所的问询,正在积极答复中,目前不便接受相关的调研,在日后深交所ipo业务专区会有专门的关于上述问题的回复和说明,邀请您关注深交所网站的披露文件即可。”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将继续关注。

记者 尔东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24小时热榜
日榜 | 周榜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