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馆第一股”海伦司: 跑赢2000亿元赛道与年轻群体之争-ag捕鱼平台

“酒馆第一股”海伦司: 跑赢2000亿元赛道与年轻群体之争

小酒馆正成为消化都市年轻群体情绪的特殊载体,他们将生活抛来的烦恼、愉悦都注入了带来微醺的酒里。以“打造年轻人线下社交平台”为slogan的海伦司,率先成功融入当代年轻人日常生活,无论是在社交软件上的打卡还是海伦司门店前的队伍,无一不宣示着“这是年轻人的聚集地。”

不过,如今的资本嗅觉灵敏,虽然海伦司成为中国都市年轻群体夜间微醺社交蓝海的开拓者和受益者,但并非赛道上的孤独行者,越来越多的企业也盯上了这个2000亿元(以下未标明港元的均为人民币)的“微醺生意”。

“酒馆第一股”海伦司拥抱资本市场不到一个月,于9月29日交出了登陆港股后首份中报——今年上半年营收猛增三倍颇为亮眼,归母净利润则继续亏损且高于去年同期。

先行者海伦司,能够一直笑傲江湖否?

小酒馆大生意

《2020年轻人群酒水消费报告》显示,90后、95后正在成为酒市场中的消费新势力,其中90后的人均消费已超整体水平。而比起辛辣热烈的白酒,他们更青睐口味丰富、能给人微醺感的啤酒等低度酒,并且追求这种氛围下的社交活动。

海伦司的定位,刚好切中了市场需求交叉口。海伦司几乎实现了同价位酒馆中门店氛围最好,同氛围酒馆中酒水价位最低的目标。在这一前提下,海伦司成为当代青年小酌的不二选择。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指出,中国酒馆行业的总收入由2015年约为844亿元增至2019年约为1179亿元,复合增长率为8.7%,预计将在2025年增长至1839亿元。而海伦司上市时招股书也显示,如果按此预期,小酒馆赛道将会产生近2000亿元的市场规模,是典型的小酒馆、大生意。模式看似虽小,却能通过品牌差异化跑出市场规模。

9月10日,海伦司(09869.hk)顶着“中国小酒馆第一股”的光环正式登陆港交所。上市首日,资本市场给出了积极回应,海伦司股价收盘涨幅高达22.91%,而总市值也升至302.9亿港元。

海伦司主打“低价微醺”,一方面能降低消费门槛,另一方面也拓宽了“不喝酒,重社交”的主流年轻消费人群。海伦司遂以低价赢取了市场先机。

海伦司招股书上明确表示:“所有瓶装啤酒产品的售价均低于10元/瓶,与市场上同类产品相比具有明显价格优势。”

售价低廉的自有酒水,更是公司业绩增长强劲的引擎。2018年起,海伦司的自有产品收入占比徘徊在70%左右,在2021年上半年则高达78.5%。同时,海伦司自有酒饮整体贡献毛收益率持续升高,分别为71.4%、75.3%、78.4%及82.0%。

单从毛利率来看,今年海伦司自有品牌产品的毛利率已高达82.0%,几乎可与白酒龙头股茅台相媲美。而第三方品牌的毛利率只有56.2%,远不及前者。在这样的结构下,海伦司盈利模式可圈可点。

同时,海伦司的单店盈亏平衡期也从2018年的6个月,缩短至2020年的3个月。

从今年上半年看,海伦司自有酒饮贡献的毛收益达到4.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7977万元直接翻了4倍以上。

实际上,今年上半年,海伦司的自有产品收入为6.8亿元,占总收入的78.5%;其中海伦司啤酒、饮料化酒饮和小吃的收入分别为1亿元、4亿元和1.7亿元,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11.9%、47.1%和19.5%。

自有产品尤其是酒水,可谓海伦司的业绩命门。某种意义上,海伦司属于自有渠道酒水销售连锁门店,能否依托门店卖好自有酒水等产品,成为海伦司持久发展关键。

好势头下暗流涌动

海伦司此前登陆港股的募资净额约为25.13亿港元,募资中约70%将被用于在未来三年开设新的小酒馆,公司预计到2023年实现总计2200家酒馆的扩张计划。

截至2021年9月24日,海伦司小酒馆数量共584家,今年来海伦司扩张了233家门店,其中一季度新开120家。而根据招股书,海伦司今年计划新开400家门店。

扩张并未达标的同时,其它问题开始显露。首先,在大规模扩店的同时,海伦司乍现盈利速度跟不上营收增长的局面。2018-2020年,海伦司净利润分别为1083.4万元、7913.6万元和7575.2万元,净利润率分别为9.4%、14%、9.3%。

2021年一季度经调整后,海伦司的净利润率降至8.1%,上半年经调整后的净利润率9.27%稍有提升。

而调整前的归母净利润上,2021年第一季度,海伦司的净亏损高达7633.2万元,同比扩大360.69%。就算是在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第一季度,捕鱼软件的线下活动严重受限的情况下,海伦司净亏损额也仅为1656.90万元。中报显示,上半年海伦司仍亏损2483.60万元,差于去年同期的亏损1852.60万元。

实际上,海伦司随着扩张引发的员工福利开支及人力服务开支的剧增问题同样不可忽视。2018-2020年,海伦司的雇员福利及人力成本分别为2507.7万元、9227.1万元、1.79亿元,同比增长了267.95%、93.92%。2021年一季度,这部分支出增至1.9亿元,同比增长845.97%,到中报时这部分支出已达3.11亿元、几乎是去年同期的5倍,增幅远超业绩。

如果完全落实开店计划,海伦司到年底前的这几个月,还得再开167家新店,扩张速度加倍递进。按原计划,在未来两年,海伦司的开店速度只会更快。外包员工与全职员工的数量也会随之快速增加,如何妥善缓解不断增长的人力成本对盈利的影响,值得海伦司思考。

值得一提的还有,我们了解到,海伦司的服务人员待遇整体较差,很多员工没有五险一金。这直接导致其服务人员流动性大,间接加剧了服务品质的风险。同时,员工如果缺乏足够的培训,也更大可能地造成消费者体验感参差不齐的可能性。比如海伦司经常发生上餐延迟,又比如现场二次加工的小吃类食品口感参差不齐。

此外,海伦司的现金流情况也引人注意。今年中报显示,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2622.90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能够支撑的流动负债比例在2021年一季度也降至18%,海伦司经营现金流给公司平添一丝隐忧。

实际上,海伦司2018-2020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95.4%、84.48%、81.37%,净流动负债率分别为95.5%、84.5%、81.4%;负债总额从2018年的2.14亿元增长到了如今的12.28亿元,并且新增的债务以短期负债居多,短期偿债压力较大。虽然负债率情况在好转,但仍然高企,加上短期偿债压力较大,这也成为今年来海伦斯开店数量并未达标的注脚。

跑赢赛道与争夺年轻人

不可否认,海伦司较为精准地确定了自己的市场定位、消费者定位、产品定位、渠道定位。社交满足之于海伦司,成为其连接年轻群体的关键所在。目前,海伦司也因此暂时站稳了年轻群体的消费市场,其品牌效应在当代年轻人的潮流中占有一席之地。

但是,如今资本与市场的嗅觉异常灵敏,一门好生意,不可能只有孤独行者。实际上,除海伦司外,参与的“玩家”越来越多,其中甚至不乏实力强大的餐饮企业跨界入场。

连锁小酒馆品牌中,胡桃里音乐餐吧、贰麻酒馆已经颇具实力,目前开店数量分别达到300 、100 。而perrys、猫员外、risse锐肆这类酒馆连锁品牌同样具备扩张实力。例如risse锐肆的经营模式、定价、内部装修定位都与海伦司非常接近,今年6月也刚获得红杉中国种子基金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

与此同时,海底捞、老乡鸡、奈雪的茶、和府捞面等这些在餐饮界相当成功的企业,也在试水小酒馆,尤其是奈雪的茶以饮品为主业,号召力、品牌调性都在年轻群体中颇有影响力,更易渗透,跨界风险更低,与海伦司也颇容易建立差异化。

更应当注意的是,年轻群体更容易喜新厌,当前的90后、00后喜爱小酒馆这种微醺社交场景,下一代年轻人则未必。

实际上,从饮酒消费来看,随着年轻群体年龄的增长、生活方式的改变,对酒、对社交的需求和要求都可能出现重大变化,现在的小酒馆包括海伦司恐怕难再是他们社交属性的消费场景最佳选择。正如一位白酒企业人士面对中国年轻人如果不再喝白酒之问时所说,这其实是个伪命题,当年轻人不再年轻时,还是会选择中国流传千年的白酒。

对海伦司这些小酒馆来说,赛道内的竞争可能虽然关键,如何成为每一代年轻人的选择可能更触及灵魂。

实习生 李漫鸿 记者 陈刚


编辑:luca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