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率在降 新零售在亏 晨光文具距“世界的晨光”还有多远?-ag捕鱼平台

毛利率在降 新零售在亏 晨光文具距“世界的晨光”还有多远?

从一个小小的笔厂起家,到成为市值超过900亿元的上市公司,晨光文具(603899)用了21年。

上市六载后,2021年上半年,晨光文具的业绩表现堪称靓眼。然而二级市场方面,公司股价自2021年5月底开始便跌跌不休。在靓丽报表背后,昔日“笔王”晨光文具究竟因何被投资者“抛弃”?

高分答卷还是暗藏隐忧?

2021年上半年,晨光文具交出了一份还算不错的业绩答卷——营业收入同比增长 61.43%,净利润同比增长43.43%。即便剔除掉2020年同期受疫情影响基数较低的因素,单从绝对值上看,76.86亿元的营收数据和6.66亿元的净利润数据,也创造了晨光文具上市以来的最好成绩。

在这张“成绩单”中,贡献最大的当属办公直销产品。2021年上半年,该产品实现营业收入31.28亿元,同比增长95.51%,占总营收比例为40.69%。而根据财报所述,办公直销产品所指的正是由晨光文具子公司晨光科力普(以下简称“科力普”)销售的所有类别产品。

科力普捕鱼软件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2012年,定位于b2b综合电商平台,主要为政府、企事业单位提供高性价比的办公一站式采购服务。

2017年以来,科力普的营收水平快速提升,从12.55亿元增长至2020年年底的50.00亿元。但与此同时,办公直销产品的毛利率却呈现不断下滑态势,2021年上半年已降至9.35%。

毛利率下滑的影响似乎也“波及”到其他产品。截至2021年6月底,包括书写工具、学生文具、其他产品在内的三大产品毛利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毛利率下滑的原因在营业成本数据上的体现较为直观,2021年上半年,该数据达到58.40亿元,同比增长68.19%,高出营收增幅6.76个百分点。

若是进一步“量化”,按照2021年半年报统计,受毛利率下滑影响涉及的产品营收总额达到62.24亿元,占总营收比例高达80.98%。

新零售露锋芒却难掩亏损

在2021年上半年,同样实现业绩快速增长的还有“其他产品”,营收增幅达123.49%、销售量同比增长119.49%,均位居首位。依财报所述,该产品营收主要由晨光生活馆(含九木杂物社)贡献。

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6月底,晨光生活馆实现营收4.86亿元,同比增长106.77%,其中,九木杂物社实现营收4.43亿元,同比增长125.95%。

这样的成绩不可谓不好,然而被寄予厚望的晨光生活馆、九木杂物社始终叫好不叫座,相关业务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2018年,九木杂物社实现营收1.53亿元,亏损2602.78万元;2019年营收4.6亿元,亏损693.11万元;2020年营收5.58亿元,亏损4207.86万元。若是连同晨光生活馆的营收数据一并统计,两者三年累计亏损近9000万元。

而2021年半年报显示,晨光文具子公司晨光生活馆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亏损1500.60万元。经企查查股权穿透后,该公司除了持有晨光生活馆100%股权外,还拥有九木杂物社85%的股权。也就是说,截至2021年上半年,晨光生活馆和九木杂物社的亏损仍在继续。

距离“世界的晨光”有多远?

除了毛利率下滑、新零售亏损外,晨光文具眼下还有欲拓海外市场而不得的“烦恼”。

2021年8月,晨光文具与挪威书包品牌贝克曼(beckmann)举行云签约仪式,公司拟出资2.5亿挪威克朗收购贝克曼91.4%股权。通过本次收购,晨光文具将迈出通向海外市场的重要一步。

这对于志在成为“世界的晨光”的晨光文具来说无疑意义非凡,但公司距离“世界”究竟还有多远?仍需后市观察。

从财报数据看,晨光文具境外营收由2018年的1.21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3.63亿元,营收占比也从1.42%增长至2.76%。然而,增长趋势在2021年上半年戛然而止。2021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境外营收1.92亿元,同比下降8.06%,占总营收比例也降至2.5%。

与此同时,国内的核心业务也传递出“危险”信号。2021年一季报中已快降至40天以下的存货周转天数数据在三个月后回升至43.68天。结合期间 “双减”政策落地考虑,有投资者认为,随着k12需求量的减少,公司学生文具相关业务或会受到影响。

就“双减”落地与存货周转天数回升是否有关,记者致函晨光文具证券部,公司回函称,财务指标变动原因可以参见定期报告的相关披露,但2021年半年报中并未就存货周转天数回升原因进行披露。

创始人家族套现超40亿元

根据wind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1月期间,晨光文具创始人家族已累计套现42.01亿元。其中,创始人陈湖雄减持1679.07万股,套现金额约为8.25亿元;陈湖雄的双胞胎哥哥陈湖文减持1679.07万股,套现金额约为9.53亿元;兄弟二人的姐姐陈雪玲减持1110万股,套现金额约为5.54亿元。

三人不光是减持自己手中的股份,陈湖文、陈湖雄分别控制的上海科迎投资管理事务所(有限合伙)、上海杰葵投资管理事务所(有限合伙)期间分别减持1803.75万股和1780.61万股,套现金额分别约为9.41亿元和9.2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年报显示,陈氏姐弟的税前薪酬总和高达461.71万元。

就公司如何平衡科力普业绩快速增长后带来的成本增加压力,以及是否测算过“双减”政策对2021年业绩会产生怎样的影响等问题,晨光文具在本报新闻采访函回复中表示:在业务快速发展的同时,公司也会通过各种措施努力提升各个业务板块经营质量,而“双减”政策对文具行业需求数量的影响目前尚难做具体的量化评估。

记者 徐海峰 实习记者 陈陟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