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问石羊农科员工自愿放弃缴纳社保-ag捕鱼平台

六问石羊农科员工自愿放弃缴纳社保

从新三板退出后欲转场a股的陕西石羊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羊农科”),除了本报报道过往信披涉嫌隐瞒甚至虚假陈述、如今冲击a股的信披真实性等可能备受关注之外,《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还注意到,石羊农科报告期内可能还存在规范用工相关问题。

报告期内业绩持续向好的石羊农科,却出现员工社保参保率持续下滑情况。而且,2020年员工增幅较大,但同时存在上百名甚至数百名员工未缴纳医疗保险等社保的情况。尤其是石羊农科2020年未参保员工中,存在大量的自愿放弃及其他人员,自愿放弃及其他占未参保人数比例高达六成到八成,无论人数还是占比都远高于有劳务外包的2018年、2019年,从而引发诸多疑问。

业绩持续向好

但员工社保参保率持续下滑

石羊农科最新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营收稳步向好,从12.76亿元持续增长到27.46亿元。伴随着业绩增长,公司员工数量也同步增加,2018-2020年各期末公司及子公司员工数量分别为584人、692人、1581人,尤其是去年员工增加显著。

对于去年员工增加原因,招股书中称:“2020年末,公司员工人数增幅较大,主要原因系:(1)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公司增加了新员工的招聘力度,新员工数量增长较快;(2)2020年以前,公司将部分非核心工作交由劳务外包公司完成。为加强业务和人员管理,自2020年开始,公司选择与劳务人员直接签订劳动合同,纳入公司统一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业绩不断向好的石羊农科员工数量持续增长同时,员工社保缴纳比例却持续下滑(见图一)。在养老保险参保率方面,2018年底为98.63%,2019年底降至95.52%,2020年底则下滑到84.06%。

图一:石羊农科招股书员工社保参保率截图

除了养老保险,石羊农科各期末员工的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等参保率全部呈现逐年滑坡态势——医疗保险参保率从2018年底的98.12%降至2020年底的78.18%,工伤保险参保率从2018年底的98.80%降至2020年底的91.97%,失业保险参保率从2018年底的98.63%降至2020年底的86.21%,生育保险参保率从2018年底的98.63%降至2020年底的82.92%。

招股书在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未足额缴纳的风险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存在未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为全体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的情形,主要因为公司员工农村户籍较多,流动性大,养殖人员年龄较大等因素,员工自身不愿意缴纳社保及公积金。公司已明确告知并与该部分员工沟通要求为其缴纳职工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但因其自身不愿意承担职工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中的个人应缴纳部分,为尊重员工真实意愿和实际利益,公司未为该部分员工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该部分未缴的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存在被追缴的风险,并存在被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处罚的风险。”

营收持续向好的石羊农科并非没钱,从归母净利润看,公司从2018年的2015万元出头,2019年超过1.11亿元,2020年更是猛增至4亿元以上,持续大幅增长。再看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石羊农科也从2018年的1716.02万元增加到2020年的2.37亿元。

未参保员工中

或有大量自愿放弃者

记者进一步发现,业绩持续向好但员工社保参保率持续下滑的石羊农科,未缴纳社保员工中可能还存在大量所谓自愿放弃者。

石羊农科招股书披露,2020年底,公司员工未缴纳社保原因包括新农合、新农保,新入职,退休返聘,外单位参保,自愿放弃及其他,其中自愿放弃及其他占据多数(见图二)。

图二:石羊农科招股书2020年社保未缴纳情况截图

具体来看,2020年底,石羊农科员工中养老保险未缴纳人数252人,其中自愿放弃及其他为187人;医疗保险未缴纳人数345人,其中自愿放弃及其他为280人;工伤保险未缴纳人数127人,其中自愿放弃及其他为77人;失业保险未缴纳人数218人,其中自愿放弃及其他为153人;生育保险未缴纳人数270人,其中自愿放弃及其他达到205人。

大致计算可知,石羊农科2020年未缴纳社保员工人数中的自愿放弃及其他占比在60%-82%区间,医疗保险中自愿放弃及其他占比最高,为81.16%;工伤保险中自愿放弃及其他占比最低,为60.63%。尤其需要注意的是,社保中的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并不需要个人出钱缴纳,全部由企业缴纳,但石羊农科仍然可能出现了相当数量的员工自愿放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员工增加原因中,石羊农科曾表示2020年之前公司存在劳务外包,2020年开始与劳务人员直接签订劳动合同,然而2018年、2019年石羊农科员工社保自愿放弃及其他的人数非常少,2018年甚至为0,2019年社保未缴纳人数30多人中自愿放弃及其他的数量只有一半左右(见图三)。同时,公司招股书还称:“2020年新增员工中生产人员主要为农村户籍,自愿放弃缴纳社保、公积金。”

图三:石羊农科招股书2018年和2019年社保未缴纳情况截图

根据中国《劳动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劳动者依法享有社保保险待遇,劳动者享受的社会保险金必须按时足额支付。

同时,按照我国有关规定,用人单位和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并按时足额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不能根据职工或者用人单位意愿而免除,否则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实际上,新华社、中国新闻网、澎湃等曾经报道,员工自愿起草或签订放弃社保的声明或协议等,不但违反法律规定,而且无效,并不能免除用人单位的缴纳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五十八条也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三十日内为其职工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申请办理社会保险登记。未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的,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其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

向北京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相关律师了解到,我国企业必须为其所有构成劳动关系的正式员工交社保,返聘、退休,以及劳务派遣等已在他处参保等情形除外。

从石羊农科招股书披露的未缴纳社保原因具体构成——新农合、新农保,新入职,外单位参保,退休返聘,自愿放弃及其他——来看,所谓自愿放弃及其他原因者,应当并不属于律师所称企业无需为员工缴纳社保的情形。

自愿放弃社保引发六疑问

上述种种情形下,萦绕石羊农科的一系列疑问油然而生:

一、石羊农科2020年未缴纳社保的自愿放弃及其他员工中,自愿放弃人数是多少,其他放弃人数是多少、放弃原因又是什么?

二、石羊农科员工对于个人无需缴纳费用的工伤保险等也有自愿放弃者,这是为什么?

三、石羊农科当时是否知晓所谓自愿放弃社保是违反相关法规?如知晓,为何还允许所谓自愿放弃?

四、从石羊农科可能存在不少员工所谓自愿放弃社保来看,公司在用工规范上有无相关制度并切实执行?公司决策层或者实控人对此是如何做出决策的,对于公司合规经营又如何看待?

五、石羊农科2020年底有相当数量的员工未缴纳各类社保时存在所谓自愿放弃及其他原因,公司用工上是否存在“假劳动合同、真劳务外包”?

六、石羊农科保荐机构等中介机构对所谓自愿放弃缴纳社保情形,有无尽职勤勉调查和发表意见?

对于员工存在所谓自愿放弃缴纳社保等情形,《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此前与公司过往信披可能涉嫌隐瞒甚至虚假陈述相关问题一并致电并发去了新闻采访函。

石羊农科通过电邮回复称:“截至招股说明书披露之日,公司及子公司已经取得所在地社会保险主管机关出具的证明,确认公司及子公司不存在因违反社会保险相关法律、法规被处罚的情形。”

“报告期内,公司存在未足额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的情形,根据报告期内每期应缴而未缴社保/公积金的人数和缴纳基数测算,报告期内公司需补缴社会保险费及住房公积金合计金额分别为9.75万元、39.22万元、343.22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0.69%、0.29%、0.83%,对经营业绩影响较小。公司拟完善公司的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缴纳制度,逐步提高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缴纳比例,规范公司的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管理。”公司同时称。

石羊农科最后称:“对于公司在报告期内未严格按照国家及地方有关规定为员工办理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而可能带来的补缴、涉诉或处罚等风险,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魏存成承诺如下:‘如石羊农科及其子公司将来被任何有权机构要求补缴全部或部分应缴未缴的社会保险、住房公积金和/或因此受到任何处罚或损失,本人将代石羊农科及其子公司承担全部费用,或在石羊农科及其子公司必须先行支付该等费用的情况下,及时向其给予全额补偿,以确保不会给石羊农科及其子公司造成额外支出或使其受到任何损失,不会对石羊农科及其子公司的生产经营、财务状况和盈利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记者 尔东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